SV Otelia Pedersen
SV Otelia Pedersen號是一艘美國籍的Schooner(通常指雙桅縱帆船,但是本船是4桅),1902年9月25日在台灣海域的強風中損壞,10月6日船員被路過的美國海軍「普林斯頓號」砲艦(USS Princeton)救起並宣布棄船, 當天晚上放棄的船隻漂流到蘭嶼(當時稱紅頭嶼)並被擊碎在礁岩上。當時USS Princeton正從菲律賓呂宋甲米地的駐地轉往日本的浦賀,這是美國方面資料的紀錄。SV Otelia Pedersen號的船員最後在長崎登岸。

根據日本方面的紀錄則是另外一種情況。總督府11月21日據恆春牡丹灣派出所來報在台灣東岸有一艘約2,500噸的汽船在漂流,船上無人,載有數萬根木料。海軍在台北的幕僚即派南清警衛艦「千早」號 通報艦於11月22日晨從廈門泊地出發前去火燒島與紅頭嶼搜查,當時駐廈門的「淺間」與「高砂」兩艦正要回國,亦隨同經台灣東岸協助勘查。

根據「千早」發回的電報,在恆春牡丹灣北2浬處發現SV Otelia Pedersen漂流的船體艏尾南北向橫陳,當時海況並不佳。「千早」的艦長松村直臣中佐(方接任3個月)並且在電報中稱觀察SV Otelia Pedersen有5根桅, 當時只剩一根尚聳立,船身漆白色,並有船名可以辨識,但船身大多破損並進水。當時還有大阪商船株式會社行駛這條航線的「明石丸」(兩年後亦在類似地點遭難)與岸上的恆春警察一同配合。 Otelia Pedersen號載有許多亞美利加松,大約有700多根漂流在海上,恆春撈獲不少。

關於SV Otelia Pedersen的背景,根據舊金山報紙San Francisco Call於1901年10月20日的報導,SV Otelia Pedersen 長207呎﹑寬39呎﹑深14呎7吋,可以搬運一百萬呎的木材, 由舊金山北灘著名的C. G. White設計於1901年建造完工。船長 是John Pedersen,主要業務是往澳大利亞運送木材。在San Francisco Call的報導中還附上一張SV Otelia Pedersen的大圖, 顯示她4枝帆桅的壯觀身影。報導同時說明她剛剛從澳大利亞完成處女航回來,並且從Hllo載回滿船的糖,獲利豐厚,John Pedersen個人就分得了7,500美元。(註1) 根據紀錄當時John Pedersen是帶著太太同行, 這也符合當時美國船長的習慣。

到了1902年初SV Otelia Pedersen留下的紀錄稱,這艘排水量679噸(或稱789噸)的船在1月20日從Eureka港前往澳大利亞新南威爾斯。船東是來自美國舊金山的J. C. Hansen,船上大部分的水手都是北歐人, 有4個瑞典人(包括大副與二副)﹑2個挪威人﹑2個美國人﹑1個德國人與1個法國人。(註2) 由於Pedersen這個姓就與北歐的丹麥與挪威有關,或許整艘船就是一個北歐移民社會。

據瞭解SV Otelia Pedersen載運的木材是要送往香港給建造英國皇家海軍軍艦的造船廠使用,所以這一趟航程可能未經過澳大利亞而是直接從美國西岸開來,並想繞過南台灣的鵝鑾鼻前往香港, 但這還需要更多資料來佐證。12月16日美國領事館發出照會放棄這批木料交由總督府處理。

在1950年加利福尼亞成為美國的一州後,龐大的亞洲市場讓太平洋航線變成獲利十分豐厚的通路,當時北加州的松木是重要的出口品,由於獲得舊金山的港口,這兒具有冒險家個性的航商逐漸凌駕 原來美國東岸波士頓傳統的航商世家,SV Otelia Pedersen正處在這個年代。無論如何,如此壯麗的大帆船殘骸留在台灣東部海岸還是帶來許多想像空間,是很有價值的文化資產。


(圖說) 日本軍艦「千早」注視著SV Otelia Pedersenek擱淺在牡丹灣,大批木料船上流出漂浮在海上。



(註1) SHIPBUILDING IS BOOMING AT ALL PACIFIC COAST, San Francisco Call, Volume 90, Number 142, 20 October 1901 (註2) Mariners and ships in Australian Waters http://marinersandships.com.au/1902/01/177ote.htm,( 最後瀏覽2021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