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 Po
一艘中式帆船(俗稱戎克船)”Fou-Po”由法國人操作於1932年10月從武漢開往上海,11月22日由上海出港預定開往馬尼拉,之後會經薩摩亞群島開往巴拿馬運河。這艘長約60呎,排水量約42噸的中式帆船是以「法國地理學會」名義進行為期十八個月的環球航行,船長為法國地理學會會員Éric De Bisshop (42歲),大副為Joseph Tatibouët (29歲),及3名俄羅斯籍水手(分別為22,20,18歲)。

Fou-Po號出航不久就於11月28日下午5時許在途經台灣北方海岸時在台北州新莊郡林口庄小南灣下福海岸擱淺,根據日本方面的資料當時該船離岸約「六﹑七町」,計約650米到760米之間。當時海況不佳,大浪將船擊碎殘餘物漂流海上,船員藉由浮具泅泳上岸向居住岸邊民家鄭氏父子求助,經轉交下福派出所處理。

由於當時法國在台灣沒有領事,本案件由日本神戶的法國領事館委託台灣淡水的英國領使館代表處理,法方在公文書上列為「佛國利益代表」。當時船上載運貨物部份隨船沉沒,部份被沖上岸散佈各處,由於法方透過英國領事表達當地民眾似有搶奪的指控,但日本官方認為只是臆測而予以否認,並稱經當地警所巡查與壯丁團數天仔細搜尋撿拾,最後物品拍賣價值有限還不夠償付救助花費(日本政府外交檔案中有全部的詳細清單)。這顯示當時西方對台灣沿岸村民搶劫遇難船隻的惡習餘悸猶存,不因台灣改隸日本而有所差別,而日本方面每當遇到西方提出類似指控就會回以長篇大論的調查報告,文中語帶辛酸的強調自己是多麼辛苦的協助,並提出鉅細靡遺的清單以證明自己的清白。(註1)

最後三名俄羅斯籍水手交給英國領事館於12月14日由基隆搭船前往上海,兩名法國人則在12月18日由基隆前往廈門,由這樣的安排可以猜測三名俄羅斯人為流亡上海的白俄,由於沒有國籍所以不能稱其為蘇聯人而由寄居地上海公共租界的英國領事館負責接回,根據日方資料該三名俄人原來在上海為失業狀態被雇用。

船主Eric De Bisshop(1891-1958)曾在歐戰時擔任法國海軍中尉飛行員,戰後升為備役上尉並在南美擔任商船船長,後來到中國曾在漢口法租界任職副警長。布列塔尼亞人的Tatibouet也是前法國海軍士官,也曾在中國任職法租界的巡捕,是Bisshop長期的航行夥伴。”Fou-Po”沉沒後不死心的Bisshop與Tatibouet兩人在1933年在廈門又建造了一艘較小的戎克船,命名為”Fou-Po II”再度進行環球航行,途中因船隻損壞進入日本人管理的馬紹爾群島修理被當地日本官員當成間諜扣留,後經東京法國使館的協調才獲得釋放,之後來到夏威夷船隻因風暴沉沒。Bisshop後來把目標轉向南太平洋的雙體船,他建造的Kaimiloa號終於在1938年完成了環球航行。

由於Bisshop的成就,當時法國總理貝當元帥發來賀電並委任他為法國駐夏威夷領事,到了美國在1941年底加入戰爭這事就尷尬了,因為他成為軸心國維琪政權的外交官而被美國政府限制行蹤。戰後由於戴高樂的第五共和全面整肅前維琪政府官員,Bisshop的事蹟就被淹沒直到最近才逐漸為人知道。Bisshop於1958年從祕魯駕駛木筏航行到大溪地途中在庫克環礁被海浪沖落水,救起後死亡,享年67歲。 一段在台灣西北海岸發生的船難背後竟然有這麼多故事。不僅如此,推估”Fou-Po”的中文船名可能為「伏波」,因法國人協助興建的馬尾造船廠與建造的「伏波號」炮艦讓這個名稱在法國人中有一定的熟悉度而被Bisshop兩度採用,但因沒有文獻證據,所以本欄標題仍然稱”Fou-Po”而非「伏波」。福州船政的「伏波號」炮艦清末曾在台灣服役,與台灣關係密切。


(圖說)由法國人Eric De Bisshop駕駛的戎克船「伏波號」(Fou-Po)在台灣林口海岸觸礁沉沒。



(註1) 「3.仏国ノ部/4)支那型戎克帆船「フーポー」号遭難関係」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B10074509300、外国船舶遭難関係雑件 第一巻(F-1-8-0-4_001)(外務省外交史料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