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jamin Sewall
美國籍的雙桅帆船(schooner)”Benjamin Sewall”號於1903年8月25日從新加坡運送一批柚木前往中國上海,10月4日船靠近台灣南端的鵝鑾燈塔,此時燈塔已掛出颱風警告,但船長無法辨識而駛入暴風圈遭到颱風襲擊,10月5日凌晨”Benjamin Sewall”的桅杆與船舵都被折斷,海水淹沒船艙,當天中午左右船長傑克·霍爾斯塔(Jack Hoelstad)下令棄船,當時船上共有23人登上兩艘救生艇,一艘搭載11個人的救生艇由船長指揮,另一艘搭載12個人的救生艇由大副約瑟夫·莫里斯(Joseph Morris)指揮,由於裝載補給品的第三艘救生艇沉沒,所以兩船都很缺乏維生物資。到了5日夜間兩艇失去了聯繫,船長的艇看到燈塔的光而在台灣本島登陸,大副的艇則漂流到了蘭嶼(西方人稱之為Botel Tobago,即菸草島之意)。

由於船長的通報,兩名日本警察坐船渡海來到蘭嶼帶回兩名倖存者(一名俄羅斯人、一名菲律賓人),根據他們的講述遭到島民剝光衣服到山上做苦工的殘酷待遇,但事後對島民的調查則顯示另一種說法,可能船員以為前來救援島民手持的魚叉是武器而用手槍開火,造成雙方衝突。

無論如何這件事引起美國政府的高度關切,美國海軍亞洲艦隊派遣了”USS Wilmington”與” USS Don Juan de Austria”兩艘軍艦分別在10月13日與17日來到台灣南部,然後前往蘭嶼,18日日本海軍通報艦「宮古」也趕來現場由艦長代表日本政府宣示主權,並帶來20名日本警察協助搜尋,找到了大副艇上倖存的5個船員乘客,包括一名日本女子,其餘7個人失蹤。

已被宣布棄船的”Benjamin Sewall”號直到10月8日仍然在海上漂流,被路過的英國籍汽船”SS Oro”與”SS Umballa”發現都想拖救,但沒有成功。

美國駐台北的副領事AC Lambert曾經為了此事寫信向當時總督府的民政長官後藤新平抗議,後藤回說將好好管教蘭嶼的島民不可再犯,但美方不滿意,於是事件上升到華府的外交層級。最後在1904年1月27日夜晚,大批日本警察登陸蘭嶼圍攻島上的三個主要聚落,燒毀13座房屋,並逮捕10名包括酋長與長老等成員回到台東監獄,其他島民倉皇逃到山上躲避。

大家都把「Benjamin Sewall號事件」當成是一件因海難引起的衝突事件,但有沒有人從原住民的角度去想這是一件家園被入侵的事件呢?而美國公然派軍艦來台灣聲討,一如1867年的「羅妹號事件」,但剛佔領台灣的日本可不是顢頇的大清官員,第二天就派軍艦前來宣示主權並掌握調查主動權,之後又關門教訓島民,這些都是本事件值得好好研究與深思的問題。

Benjamin Sewall是一艘木製帆船,call sign是JQKT,由美國麻州的Brunswick船塢建造於1874年完工,船東是R. P. Buck & Co.,船長是A. N. Seawall。排水量官方登錄為1,434噸,淨重1,362噸,長202呎、寬38.9呎、深24.1呎、船籍港為波士頓。


(圖說) ”Benjamin Sewall”號棄船,一艘救生艇漂向蘭嶼,被4艘達悟族的拼板舟包圍。



(註1)Lloyd's Register of Shipping 1893, by Lloyd's Register Foundation, Heritage & Education Centre, pp:BEL-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