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eine Erasmus
首先要說明的是,這場船難不是Kleine Erasmus快船本身而是她派出的小艇,而事件的重要是因為這艘小艇的沉沒造成荷蘭東印度公司派駐大員的第一任長官宋克(Martinus Sonck)溺斃。

這場海難的過程有點複雜,也有點離奇。1625年8月31日戎克船Orangie號從澎湖回大員帶來消息說,預訂開往日本的大船Wapen van Enchuijsen號船上的錨只剩下一個,而繩索亦有所不足,因而停泊在澎湖等待。大員方面召開會議決定立刻補充Wapen van Enchuijsen號上述物件。不知為何原因大員長官宋克決定與高級舵手Adviaen Verhee親自出馬而不是派底下的職員或水手處理,兩人搭乘Kleine Erasmus號快船攜帶Valk號的錨與拆自其他船隻的兩具錨加上一條新的粗纜繩前往澎湖,沒想到當他們到達澎湖時Wapen van Enchuijsen號已經先搶風離開前往日本去了。白跑一趟的宋克只好搭原船在9月13日回到大員港外停泊,次日轉乘小船接駁上岸,小船搖過北港道和南港道來到城堡後面接近岸邊的地方時被大浪打翻,Adviaen Verhee和兩名水手當場溺斃,宋克長官被搶救上岸吐出很多水後送回住處休息,原以為沒事但卻在9月17日去世。(註1)

有稱宋克是被他曾攻打的新港社人挾怨報復所淹死,但小艇是從Kleine Erasmus號派出,應不存在這種可能。其次這兒所指的城堡當時稱為「奧蘭治堡」(Fort Orange)而非大家所熟悉,後來改名的熱蘭遮城(Fort Zeelandia),而且當時也還沒有那麼大的稜堡而是以木柵圍籬保衛的商館建築。那艘Kleine Erasmus號快船後來的事也很精彩,她是1628年7月26日搭載第三任長官彼得·努易茲(Pieter Nuyts)的兒子作為人質(因濱田彌兵衛事件)抵達長崎的船,結果被日本幕府人船一起扣留,甚至挖了個坑築起一道柵欄把船給封鎖住,很快她就腐朽了,殘餘物資在1630年以f240的價格出售。


(圖說) Kleine Erasmus號的小艇通過奧蘭治堡前浪濤洶湧的水道,最後遇浪翻覆,小艇上的宋克長官與佛爾希高級舵手以及兩名水手都溺斃。。



(註1) 綜合參考李毓中所著之〈近港情怯:荷據初期大員港的「近港船難」〉,(台北市:歷史月刊,235 期,2007.08),頁2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