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ker
Jonker(荷文之中式帆船,即Junk)號是所謂的fluyt(笛型船)專為荷蘭東印度公司設計的East Indiaman型運輸船,1645年在阿姆斯特丹的VOC船廠為阿姆斯特丹商會建造。載重量約400噸。1645年4月24日從Texel出發前往遠東,於12月6日抵達巴達維亞。1647年7月2日經暹羅前往日本出島在8月11日抵達。

Jonker號於1647年攜帶52箱白銀、86箱椰乾與砂糖等貨物,10月21日在台灣的魍港失蹤。根據其航程以及攜帶大批白銀的狀況研判,應為自日本出島交易完成返回巴達維亞途經台灣時發生。由其船上已經裝有蔗糖來研判,可能已經在澎湖裝過貨物,之後才遭遇風暴,漂流到魍港(今嘉義布袋)沉沒,許多其他VOC的船隻也曾發生類似狀況,故可推論。

據《熱蘭遮城日誌》記載了從台灣荷蘭人對於Jonker號遇難事件的視角:

1647年10月23日,天氣不錯,但是這港道和海上還很洶湧,風大部分從南方吹來。上午,從海堡(註1) 接到消息說,昨天下午有些物品從海上漂流到岸上, 即:有1個裝過油的桶子、1個火藥桶、1個滑輪、1根槳、1個木匠箱、1具砲架、2隻死豬和3個裝著鮮水的木桶」。與此同時,熱蘭遮城裡的公司職員還從靠港船隻的船上人員口中得到消息, 獲知海上還有許多漂流物,顯示附近曾有船難發生。

隔一天早上,鹿耳門方面接到消息,指出在海岸邊發現了「3個空的裝錢箱,即日本的裝錢箱、1個人的死屍、2個裝著日本酒的暹邏罐子和幾把日本掃帚」。沒多久約在中午時, 船難的生還者來到熱蘭遮城向長官們報告了船難經過,他們是平底船Joncker號的簿記員,伙食總管以及13個水手。

Jonker號在10月14日搭載著70名船組員與75箱銀和數百箱銅駛離日本長崎航往台灣大員,卻不幸於21日晚間在魍港附近遭遇強風誤觸沙洲而發生船難。Jonker號是一艘平底船, 最初出現在熱蘭遮城日記裡是配屬在荷蘭攻擊菲律賓群島艦隊的一員,後來則用來做為荷蘭東印度公司各商館與日本之間的商品運輸船, 1646年大員長官Francois Caron卸任後就是搭乘這艘Jonker號返回印尼巴達維亞城的。

大員當局獲報後立即派遣相關人員赴船難地點調查,並看看是否能從遇難船隻中搶救出貨物或人員,最後只在被稱為Kaya的沙洲附近「發現幾塊木頭,其中有1節龍骨、 船艙的兩邊和其他Joncker號遭遇的跡象,但是在那海邊沒有發現貨物或錢幣」。之後數日又陸續見到一些木製品的漂流物後,此時風浪亦開始漸漸地平息了, 荷蘭人便開始著手構思船貨的打撈工作,很顯然地從史料看來,其他的50餘名船組員最後連屍體都沒找到。(註2)

這時當地的漢人來與荷蘭人談生意,願意自行出資協助打撈銅與銀等貨物,雙方達成分配協議,每撈到15香銀漢人可分配1箱,每10箱銅可分配1箱。一開始很順利: 「中國人今天趁著好天氣開始撈尋遇難的平底船Joncker號的銀,而且已經撈起20箱銀和15箱銅了」、「今天我們又收到14箱銀(讚美神),此外還撈到23箱銅」、「晚間又收到3箱銀和36箱銅」。(註3)

但之後由於船身積沙愈來愈嚴重,打撈收穫愈來愈少,半年之後停工,但據《熱蘭遮城日誌》記載,三年之後漢人又從遺址當中撈獲銅與銀,甚至還有鐵砲與鐵錨: 「約於中午,士官Pas從Caya來到此地,帶來2箱銀和80根銅條,是從那艘失事的船Joncker撈起來的。這些銀和銅,是由獲得許可的中國人在那海岸狀況良好時,從那艘船的殘骸撈得的」 (註4)

最後有價值的物資全部打撈完畢,工作遂告停止。


(圖說) Jonker號在魍港外海沉沒,魍港又名莽港,位於今日的布袋鎮好美里,當年有荷蘭人建造的菲力新根堡(Fort Vlissingen),派駐有20多名士兵。


(註1) 筆者註:海堡(Zeeburgh)位在安平熱蘭遮城(Zeelandia)之北,蚊港砲臺之南,即今四草砲台的位置。
(註2) 李毓中,〈「海撈」一筆:早期海洋史、台灣史有關水下打撈工作的幾則記載 (一)、(二)〉,《歷史月刊,163、164期》(聯合電子報,2007年)
(註3) 同上註。
(註4) 同上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