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2-073 )
豐島海戰
1894年7月25日在朝鮮牙山灣入口處的豐島,清北洋水師與日本海軍艦隊發生一場遭遇戰,戰鬥中「濟遠」號巡洋艦以寡擊眾不敵敗走,幫帶兼大副沈壽昌以下陣亡13人傷40餘人,當時「濟遠」艦曾暫掛白旗欺敵而得趁隙逃脫,艦尾的150mm砲還擊中追擊的「吉野」艦。與「濟遠」同行廣東水師支援北洋的「廣乙」號巡洋艦被日本軍艦「浪速」追擊,逃跑至十八島淺灘擱淺,管帶林國祥宣佈棄船被英國輪船救起。「廣乙」是甲午戰爭清方損失的第一艘軍艦。

日艦在追擊過程中發現清軍向英國怡和洋行租用的運兵船「高陞輪」與隨行的清南洋水師「操江」艦進入視線,兩船見勢不妙立刻分頭逃跑,日艦「浪速」趕上攔截「高陞輪」,艦長東鄉平八郎要求該輪投降,英國船長只能遵從,但船上的清陸軍(淮軍)拒絕,幾經溝通無果,清軍並開槍威脅要離船的楊人,於是東鄉平八郎下令將將「高陞輪」擊沉,先發射魚雷未中,後改用艦炮射擊,「高陞輪」遂於1894年7月25日下午1時15分下沉至1時46分完全沉沒。當時「高陞輪」上共有船員75人,搭載中國陸軍1,119人、中國陸軍顧問1人(德國人漢納跟)。被擊沉後「高陞輪」船長、大副等2名官員和1名菲律賓籍舵工被「浪速」救起,之此經德國軍艦「伊利達斯」(Iltis)、英國軍艦「播布斯」(Porpoise)、法國軍艦「利安門」(Lion)等撈救清軍官兵共252人送至煙臺,漢納跟則自行游泳上岸,其餘罹難者近千人。

至於「操江」艦則被日本巡洋艦「秋津洲」連同船上所載運的20多萬兩餉銀與步槍及彈藥一起俘獲,管帶王永發(王於甲午戰爭結束後被遣返中國而被清廷免職)與艦員共80餘人被日軍俘獲上岸強迫遊街示眾羞辱。「操江」艦被俘後於當年的九月十二日編入日本海軍籍,仍然沿用「操江」的漢字艦名,於1898年三月卅一日重新劃分為二等砲艦,並兼做測量艦之用。1903年五月廿二日在根室灣觸礁擱淺,當年十月廿六日自海軍除籍改為內務省神戶港與兵庫縣的檢疫船,在1924年以機帆船「操江丸」登錄船籍,經過很長一段時間到了1965年居然 「操江」艦仍在日本,未曾留下任何記錄。

豐島海戰是甲午海戰第一戰,其實當時清日雙方尚未宣戰。「高陞輪」被「浪速」擊沉後清方心中竊喜,認為英國人將對日本提出制裁,但隨著戰事情況的逆轉,英國開始轉向日本,最後清方不但無法對日本提出索賠,反而被迫賠償怡和洋行的損失。本案也牽涉到國際法的理解,「浪速」艦長東鄉平八郎之前曾臥病三年,藉養病的空閒時間努力研讀國際公法,所以在下令擊沉「高陞輪」時對於後果早已了然於心,反而清朝政府上下沒有幾個人研讀過國際公法,還以為日本人惹到英國老大哥這下死定了,結果完全出乎他們的預料。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