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
護法艦隊在廣州珠江
本圖為描繪護法艦隊進入廣州停泊於珠江碼頭前,畫面左側的是「飛鷹」 艦,右側是「永豐」 艦,右前方是「楚豫」 艦,更遠處是「海琛」 艦。 其中「永豐」 艦與廣州淵源最深。

護法艦隊的產生與第一次大戰有直接的關係。1917年北洋政府因要不要參戰而陷入府院之爭,西南各省軍閥趁機擁立孫文為陸海軍大元帥,開府廣州與北方抗衡。

國會議員南下廣州的「護法運動」是孫文廣州軍政府的法統依據,但這種以「人頭」來做為政權正當性的說法在憲法上是很有問題的,因為國會的開議地點也是有法律規定的。無獨有偶的蔣介石1949年後在台灣也曾以大陸來台的老國大代表與立法委員做為其法統的依據。

據說當年孫文是因為獲得德國政府暗中給予的200萬馬克金援,吸引這些被主張參戰的段祺瑞解散而失業的國會議員南下,而德國願意花這筆錢為的是阻止中國對德宣戰,所以孫文必須持反對參戰的立場。但即使如此,南下的國會議員仍然不夠法定開議的人數,不過孫文管不了這麼多,逕自宣布當選就任。若依法論法,孫文的行為可說是叛國,廣州政府根本是偽政權。

除了國會議員南下,更重要的是「護法艦隊」。原來無一兵一卒的孫文因程璧光率領艦隊南下支持而掌握了當時中國海軍主力艦艇的大半,成為跟北京政府叫板的籌碼。但孫的行事風格終於讓海軍再度叛離,並且造成中國南北分裂,連年內戰。

孫文由於堅持北伐與西南各省軍閥聯省自治的理念不合,當海軍總長程璧光率領第一艦隊南下護法時孫覺得自己有了武力,竟於1918年1月3日親率「豫章」 (艦長吳志馨) 、「同安」 (艦長溫樹德)兩艦砲轟廣東督軍莫榮新(桂系)位於廣州觀音山的督軍府 ,艦上官兵因為未得海軍總長命令不敢開砲,孫文大怒親自操砲轟擊,又強令砲手繼續發砲共七十多發,砲彈飛越市區引起市民恐慌。媒體稱之為「孫文砲訓莫榮新」。

當孫砲轟廣州督軍府時,莫榮新基於拉攏海軍的心理熄滅燈火並未反擊,海軍總長程璧光聞訊速派「海琛」艦趕來下令兩艦返航。這件事讓率程璧光火冒三丈,因為海軍的給養還得靠桂系,本來海軍可以擔任孫與桂系之間的緩衝,孫的冒進把海軍推向桂系一起反孫。事後程璧光開革兩名擅自行動的艦長,引起國民黨人的猜忌,不久程璧光被刺,許多人都懷疑是孫幕後主使。1918年5月孫因失敗而離開廣州。

1920年孫文靠陳炯明的力量驅逐桂系再度回到廣州自任非常大總統,由於護法艦隊中以閩系為主的軍官不受節制,於是孫在1922年4月26日利用溫樹德、歐陽格等非閩籍的少壯軍官發動叛變奪艦,整肅了所有的閩系官兵。所以當孫文為了北伐問題與陳炯明再度鬧翻時便威脅要派「永豐」艦砲轟督軍府,由於孫在1918年就曾幹過同樣的事,所以大家都不敢掉以輕心,同時孫又恐嚇要殺陳,不久陳炯明的參謀長鄧鏗果然被暗殺,由於前幾年程璧光被刺的事件歷歷在目,忿忿不平的粵軍在葉舉的帶領下已經不受陳炯明節制,終於在1922年6月16日發生砲轟觀音山總統府,孫文化妝逃出登「永豐」艦避難的事件。

這件在國民黨史被稱做「孫總理廣州蒙難」的事因為是蔣介石登上政壇的重要序曲而被大加宣揚,在孫文去世後「永豐」艦還被改名為「中山」艦。事實上葉舉砲擊觀音山總統府是為了驅逐孫離穗,所以事先電話通知,並且只以土炮放了三響讓孫得以離開,否則以孫文之容貌天下盡知,豈可能靠化妝易容能夠遁逃﹖

很多人以為陳炯明是軍閥,事實上陳是文人出身,並且醉心於地方自治選舉。陳是孫文的堅定支持者,出錢出力,只不過在北伐問題上與孫有矛盾。陳炯明反對孫的武力北伐,認為國家已經不起連年的內戰,建議先由各省從地方自治開始把政治與經濟搞好,再仿照美國由邦聯而聯邦的和平發展過程統一,這也是當年許多省的共同想法,事實上各省也在省內取得不錯的成績,不希望孫文因為個人的願望來破壞。

1923年陳炯明垮台,孫文第三度回到廣州擔任陸海軍大元帥,並在蘇聯的支助下成立黃埔軍校,由蔣介石擔任校長,當年溫樹德的海軍護駕有功,但鋒頭全被蔣介石搶去,1923年12月溫率領護法艦隊離開廣州北上投奔張宗昌成立「渤海艦隊」,護法艦隊的歷史結束。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