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1-030)
西荷淡水海戰
西班牙人於1626年佔領雞籠島後,次年荷蘭人在日本長崎得到消息稱中國帆船從馬尼拉載著石灰石與其他物資做為建設簡易的堡壘之用。這時巴達維亞已經知道西班牙佔領雞籠之事,並很關心其在雞籠與淡水修築堡壘的狀況,決定派艦前往偵察。(註1)

大員方面派出快艇「Domburch」(盾不黑) 號、「Diemen」(黎門)號、 (「Slooten」(思若騰) 號與戎克船「Goede Fortuyn」 (好運) 號於1629年8月對西班牙人的淡水聖多明我堡及雞籠的聖薩爾瓦多城進行了「偵察」,但亦不排除有入侵的意圖。

「Domburch」號13日進入淡水河口發現被竹籬圍起的聖多明我堡,並看到1艘槳帆船﹑1艘快船(Fregat)與4艘戎克船。15日清晨「Domburch」號與隨行的船艇深入敵陣,西班牙軍的砲台與槳帆船對其開炮,造成「Slooten」號的縫帆工的死亡,商首(Chief-Merchant) Adrijaen van der Wel 與戎克船的領航員的腿被打斷,木匠的膝蓋被打碎,船並擱淺了,到了黃昏漲潮了才脫困。

本圖顯示1629年8月15日在淡水西班牙軍的砲台與槳帆船對荷蘭人的入侵艦隊開炮,造成其損失並退卻。這是台灣第一次國際海戰,值得大書特書,卻很少人知道。本圖同時顯示西班牙人1628年在淡水建立的防禦工事,最初使用泥土、竹子、與颱風沖刷下來的漂流木建立了簡單的城堡稱為「Fort Santo Domingo」(聖多明我堡),這就是今日淡水紅毛城的前身。(註2) 根據長官Alonso Garcia Romero(加羅買)在1635年離職的報告中說: 堡壘有8座呎吋各異的加農砲,…..堡壘的位置與規模為:有三座高聳的木造高塔一座瞭望塔,其間有連續的城牆,型成一個不規則的方形,…..(註3) 起初士兵只能在柵欄外紮營,後來堡壘建設獲得改善才讓60名士兵遷入堡內。(註4) 除了堡壘,西班牙人還在河邊以木柵圍成類似城寨的防禦工事,以防備船隻裝卸時不致被突襲。(註5)

西班牙的「聖多明我堡」之所以用竹木建造原因之一是當地缺少石材,不過在艾基水神父的報告中卻說河的對岸有可採石的地方適合做為建築之用(可能是指觀音山),而河的兩岸也有大小石頭與沙可用牛車搬運來建堡壘。(註6) 比較重要的是西班牙人在1632年在淡水河支流發現了可採石料的礦場(應為北投唭哩岸),但一直拖到1638年原住民叛亂焚毀了原來的竹木建造城堡後才不得不改用石材重建,然而剛建成不久就接獲菲律賓總督自淡水撤軍的命令,只好自行焚毀。(註7) 所以淡水石造的紅毛城並非自荷蘭人才開始,西班牙統治末期就有了,只是隨即被拆毀。淡水的指揮官是Luis de Guamán (居曼),他可能是第一任指揮官。他麾下有兩艘槳帆船駐在淡水,但海戰當天荷蘭人的報告稱只看到一艘。 (註8)

本次戰役西班牙方面的主力戰艦是槳帆船(Galley,galliot),這種船在歐洲大航海時代以前流行於地中海,最後一次槳帆船大會戰是1571年爆發的勒旁托大海戰(Battle of Lepanto),這場號稱西方歷史的赤壁之戰,基督教聯軍阻止了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穆斯林勢力往西拓展,奠定了後來的東西歐局勢,但隨著大航海時代來臨,槳帆船也逐漸從舞台淡出,不過在各殖民地仍可見其蹤影,譬如菲律賓,由於划槳的靈活度還是高於帆船,在海戰中能迅速而準確地搶佔有利位置,所以還是受到重用,唯一的問題是航程有限,而且常必須依賴奴隸擔任划槳手,1593年菲律賓總督戈麥斯·佩雷斯·達斯馬里尼亞斯(Gómez Pérez Dasmariñas)在率領艦隊出擊摩鹿加群島時夜間竟被叛變的華人划槳手殺死。

根據記載西班牙人在台灣可能有3到4艘槳帆船,但它們比在歐洲的同型船小得多,大約只有五分之一。看勒旁托大海戰油畫中的槳帆船每一邊都有超過50枝槳,意思是每艘船最少有一百名划槳手,但台灣的槳帆船根據荷蘭人偵測淡水與雞籠的繪圖每一邊只有10枝槳,另外根據西班牙征台艦隊的編制表,每艘槳帆船的划槳手大約僅有20到22人,也符合荷蘭人的觀察。槳帆船還有個特點,所有火炮都集中在船艏的炮樓而不像一般風帆戰艦裝置在兩舷側,那是因為兩舷都被划槳佔據,無法安置火炮,炮樓由與寬度有限,只能裝3到5門炮,不像大型風帆戰艦動輒數百門,因此火力有限,但本次淡水海戰西班牙砲手的準確度似乎頗高。


(註1)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214-216。
(註2) 陳宗仁,《1632年傳教士Jacinto Esquivel報告的解析—兼論西班牙佔領前期的台灣知識與其經營困境》,《台灣文獻》(台北市:國史館台灣文獻館,2010),61卷,第3期,頁15 。
(註3) 李毓中,季鐵生,〈西班牙殖民時期北台灣人文景觀的模擬建構〉,收入於呂理政編,《帝國相接之處-西班牙時期台灣相關文獻及圖象論文集》,頁166。
(註4)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198。
(註5) 李毓中,季鐵生,〈西班牙殖民時期北台灣人文景觀的模擬建構〉,收入於呂理政編《帝國相接之處-西班牙時期台灣相關文獻及圖象論文集》,頁165。
(註6) 陳宗仁,《1632年傳教士Jacinto Esquivel報告的解析—兼論西班牙佔領前期的台灣知識與其經營困境》,頁24 。
(註7) 李毓中,《從大航海時代談起:西班牙人在淡水(1627-1637)揭開紅毛城四百年歷史》,〈淡水紅毛城修復暨再利用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2005〉,頁68-69
(註8)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195-196。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