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1-016)
荷蘭時代之前的安平港
在荷蘭東印度公司占領台灣之前,台南安平就已經聚集許多船隻在此避風、整補與交易,包括來自美洲新大陸裝滿白銀的西班牙商船、 來自中國福建沿海載著絲綢與瓷器兜售的戎克船,與來自日本買台灣梅花鹿皮的朱印船與民間船隻,甚至還有倭寇與英國的海盜船聚集於此。

當時明朝實施所謂的「勘合貿易」,但這並非真正的貿易而是朝貢外交思維的產物,受到許多限制,完全不符民間對貿易的需求。 當時日本則實施由幕府頒發貿易特許證也就是朱印狀的方式,但由於中國實施海禁不開放讓朱印狀無用武之地,於是不同國籍的商人就把眼光投向 台灣,因為當時中國把台灣當成是非帝國版圖的化外之地,安平等於是三不管的無政府狀態,任何船隻都可自由進出,於是大家都聚集於此地進行 所謂的「會合貿易」。

當時漢人來台灣都是為了捕魚、貿易或船隻避風整補而做暫時的停留,據估計當時不超過1,500人,這些漢人也沒有開墾農業做定居的打算。 台灣有漢人定居要到荷蘭時代為了開發殖民地經濟的大農場,缺少人力而鼓勵福建地區移民才開始,但人數也不多,到1659年統計也才約25,000人到30,000人。

明朝的海禁對自己造成很大的經濟損失,卻造福了周邊扮演「會合貿易」的島嶼包括琉球與台灣,但是當中國解禁開放後,這些周邊的窗口迅速喪失價值。 1642年-1683年:西班牙人、荷蘭人相繼離開台灣,施琅征台明鄭滅亡,台灣在併入大清之後兩年的1683年,康熙皇帝宣布解除海禁,傳統的東南亞貿易復甦,就如曹永和所言:「台灣再度成為置身東亞主要貿易航線之外小小的邊緣地帶」(註1)。

總的來說,台灣因為中國海禁而獲利,由於台灣的地理位置適中,加上中國視台灣為化外之地不在海禁範圍,所以成為最佳交易轉運站,海禁下的海商是非法的,就被視為倭寇,台灣是海商的交易中心,自然就會被說是倭寇雲集的渊蔽了。不過因海禁而產生的價值也會因開放而喪失,這就是曹永和所言之意。近代的香港情況類似,拜大陸多次閉關之賜成為轉運站,其實賺的是上海、廣州的份額,只要大陸一開放,價值就直直落成為「小小的邊緣地帶」了。

「台灣是否在中華帝國版圖之外?」目前在台灣是個容易引起爭議的政治話題,但從歷史來看,「會合貿易」的存在證明了明朝並不把台灣當成帝國版圖。 其次1624年明官員壓迫荷蘭放棄澎湖風櫃城堡並暗示可遷往對岸的大員,再度表示澎湖是,但台灣不是帝國版圖。


(註1)[西班牙]鮑曉鷗(Jose Eugenio Borao)著,Nakao Eki譯,《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台北:南天書局,2008),頁233-239。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