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2-075 )
致遠艦沉沒
在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前夕的七月十六日,日本間諜宗方小次郎竟曾在煙台港潛登上「致遠」艦偷窺從上海運來的軍火,讓北洋艦隊的軍機完全洩露。9月17日黃海海戰中,「致遠」激戰五小時彈盡且艦受到重創後,管帶鄧世昌欲以艦艏衝撞正橫向通過前方的日艦「吉野」,結果鍋爐發生爆炸而沉沒(原因至今不明,有說被魚雷擊中、有說本身魚雷殉爆、有說被敵砲火擊中),全艦官兵246人同殉,管帶鄧世昌與其愛犬同沉,僅7人獲救。

「致遠」艦沉沒地點是在現今遼寧省東港市大鹿島西南16.9公里的海域,其實最初「致遠」艦的主桅在低潮時仍是露在海面上的,但後被當地漁民鋸掉變賣了,二次大戰期間日本人亦曾來打撈過一些東西帶走。近年中共已開始計劃將「致遠」打撈出水,但直到2000年後還傳出有不肖商人以自水面吊掛重鎚砸碎方式盜賣廢鐵的消息。

「靖遠」艦在黃海海戰被擊中110發,死2人傷18人,後於1895年2月8日在威海衛港內被日軍魚雷艇擊沉(一說被日軍佔領的南幫砲臺擊沉,當時丁汝昌正在艦上,落水獲救),當時管帶為葉祖圭。本艦於1897年撈起拆解。


鄧世昌與致遠艦
1894年9月17日黃海海戰中「致遠」激戰五小時彈盡且艦受到重創後,管帶鄧世昌欲以艦艏衝撞正橫向通過前方的日艦「吉野」,結果鍋爐發生爆炸而沉沒,全艦官兵246人同殉,管帶鄧世昌與其愛犬同沉,僅7人獲救。

「致遠」艦管帶鄧世昌是北洋水師所有軍官當中形象最正面的人。鄧世昌雖然也是馬尾船政後學堂駕駛班的畢業生,但他其實是廣東人,而且比同班同學年紀都要大,因為他原來在上海學做生意,之後才投效海軍,所以他的社會經驗與涉外能力都比其他人豐富,但也因為他與其他人的背景不同,所以常被排擠。

鄧世昌擔任「致遠」艦管帶後曾經率艦來台灣東部清剿呂家望社,砲轟並且登陸屠殺不少原住民,清廷以其功績特頒提督街記名總兵。在甲午戰爭中鄧世昌是因為「致遠」艦被擊中大火重創,欲以艦艏衝撞日艦「吉野」與之同歸於盡,結果被魚雷擊中鍋爐爆炸而沉沒,鄧世昌拒絕被救與其愛犬同沉,全艦官兵246人陣亡僅7人獲救生還,鄧世昌因此被捧為民族英雄。

事實上這不是鄧世昌個人的價值判斷,這是奉行英國皇家海軍納爾遜提督「艦在人在、艦亡人亡」的教誨。這在英國海軍歷史上有許多案例,無論是海戰或是意外事故沉沒,艦隊司令或艦長必然隨艦而沉,其中還有具伯爵身份的中將艦隊司令。連商船也都一樣,「鐵達尼」號的史密斯船長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日本海軍師法英國,許多艦長奉行納爾遜的訓示,艦沉時把自己用繩子縛在羅經柱上拒絕離船。很多人以為這是「武士道」精神,其實與武士道一點關係都沒有。北洋海軍的閩系軍官許多曾在英國皇家海校受教,也受到這種精神的影響。「艦在人在、艦亡人亡」在北洋海軍的說法是「苟喪艦、必自裁!」甲午戰役中隨艦沉沒的管帶不僅僅鄧世昌一人,譬如「超勇」管帶黃建勛、「揚威」管帶林履中等都是,還有「鎮遠」的管帶林泰曾與繼任的楊用霖、 「定遠」的管帶劉步蟾也都是喪艦之後自裁的。事實上對於鄧世昌的大肆吹捧是在1949年之後才開始的,當然也都是為了當時的政治需要。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