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3-035 )
胡佛總統號火燒島觸礁
紐約時報在1937年12月11日最早發出胡佛總統號剛在台灣東岸觸礁的消息如下﹕
無線電報務員機智的連絡到一艘日本船並問他們可以容納多少旅客,日本船反問胡佛總統號的船長喬治.亞德利有多少旅客打算離船,回答是380人。據信該船有200間艙房旅客約在400到500人,幾乎都是美國人,統艙中還有300名從美國到香港的華人。 亞德利船長發出的第一條信息在馬尼拉被截收,求救信號表明本船的位置大約在馬尼拉正北400 英里處。由W.H.Wallace少校指揮的巴克號(DD-213 USS Baker)與由H.M.Haight少校指揮的奧爾登號(DD-211 USS Alden)兩艘驅逐艦在日出後不久從馬尼拉灣出發,其他軍艦也待命若有需要的話隨時出動。布魯森號(D/S Preußen)最先回應胡佛總統號的電報改變航向於12時26分目視到胡佛總統號,胡佛總統號的亞德利船長發電請附近的船隻協助目前還不清楚有沒有更進一步的危險,並問布魯森號能收容多少旅客,但布魯森號的回電馬尼拉並未抄收到。到了早上2時胡佛總統號再發一電稱「無立即的危險,不需協助,晚安!」之後無線電就沉默了…。 (註1)

由紐約時報的這份報導中看出最初聯絡上的船應該是德國籍的貨輪布魯森號而非日本船。美國海軍之所以能在11日當天清晨就接到命令從馬尼拉出動,是因為美國海軍在馬尼拉抄收到了胡佛總統號的呼救,甚至奧爾登號出發時艦長還不在艦上,是後來搭乘水上飛機在海上登艦的。(註2)

但日本方面則要等綠島當地發覺狀況不對往上通報才會知道,這就產生時間上的差距。而且美方是先出動才告知日本,雖然馬尼拉距台灣比較遠但驅逐艦速度快,日本則是從基隆派鳳山丸前來,出發就已經晚了,商船速度又慢,很可能抵達時美國軍艦已經在現場,就很尷尬了。當總督府接到美國領事告稱兩艘美國驅逐艦「將在當天晚上10點左右抵達」時不禁慌了手腳,在下午以第336號緊急電報向日本外務省請示:

美國的兩艘驅逐艦已經從馬尼拉派出,將於今晚十點左右到達現場。美國領事向我報告,他們將在今晚10點左右到達現場,我想知道中央與美國方面的溝通情況如何。 (註3)

為了搶時間,日本海軍從輕巡洋艦多摩彈射一架水上偵察機飛往現場上空投擲通信筒(註4) 通知胡佛總統號稱「日本帝國巡洋艦」(即足柄號重巡洋艦 (註5),還搭配一艘驅逐艦)即將抵達現場來負責全局。根據多摩的航泊日誌,該艦11日停泊高雄港但並無彈射飛機的紀錄,當天下午1600多摩從高雄港出航開往廣東萬山,12日下午抵達,在進港前的1759曾彈射飛機,並在1958收回,飛行時間2小時, (註6 )但由於12日下午各方人馬都已趕抵現場,已無通報的需要。另有一說足柄在「11日下午3點與一艘第三驅逐隊的驅逐艦一同趕到,當時足柄艦桅頂飄揚的是第四艦隊司令豐田副武的中將旗。」 (註7)足柄是在12月11日才擔任第四艦隊第十二戰隊的旗艦,當天就趕到現場,可謂神速,如果這個資料是正確的,那麼多摩派出的水上飛機只能更早了。

不過美國領事先前聲稱美國軍艦將在11日晚10時抵達顯非事實,事實上奧爾登號在12日中午才抵達,理由是風浪使得航速只有12節,但鳳山丸更晚要到下午3點才抵達。最早到的是同家公司的麥金利總統號(SS President ),上午就已趕到,加拿大太平洋鐵路公司的亞洲皇后號(RMS Empress of Asia)號接著也到了,她們都是自香港開來的。

台灣東海岸是他們不熟悉的航路,還被日本人因戰爭的理由關掉所有航行燈標喪失了定位點,只能用推算船位的方式航行,加上船長被指示要盡快趕到馬尼拉,所以在一片漆黑中用最高速前進,終於在火燒島(今綠島)觸礁。

(註1) “PRESIDENT HOOVER AGROUND”, New York Time ( New York), 11 Dec. 1937, p.1﹑2.
(註2) Alden (Destroyer No. 211), 1919-1945. Naval History and Heritage Command, (https://www.history.navy.mil/research/histories/ship-histories/danfs/a/alden.html) ,2023年3月24日下載。
(註3) “「プレジデント・フーバー」号座礁関係〉,《外国船舶遭難関係雑件》外国船舶遭難関係雑件 第二巻,東京:外務省外交史料館,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米国ノ部/12,頁0184.
(註4) 多摩為日本海軍球摩級輕巡洋艦,曾參與1937年8月的上海事變及11月的杭州灣登陸,之後撤回國內。根據多摩的航泊日誌,12月11日胡佛總統號擱淺事件發生時該艦正在高雄,當天下午出港開往萬山。多摩級派出的飛機可能為九五式水偵。通信筒為地空無線電聯絡工具尚不發達的年代,為通知地面或海上艦船消息,派遣飛機臨空投下一皮製的圓桶,內藏聯絡的文件。
(註5) 足柄為日本海軍妙高級重巡洋艦,1937年4月奉派前往英國參加英王加冕的觀艦式,6月回到國內,12月11日起擔任中國方面艦隊第四艦隊第十二戰隊的旗艦在台灣海域執勤,恰巧這一天清晨胡佛總統號在火燒島觸礁,當時足柄艦位在何處目前無資料(目前能看到足柄的航泊日誌僅到1936年底)。奇特的是本艦訪歐的艦長武田盛治大佐在12月15日由丸茂邦則大佐接任,當時該艦應正在火燒島現場,為何陣前換將原因不明。
(註6) 〈「軽巡洋艦 多摩 昭和12年10月1日~12月19日(2)」〉,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註7) Anthony Tully, Bob Hackett , Sander Kingsepp, “Stranding of S.S. PRESIDENT HOOVER - December 1937”, http://www.combinedfleet.com/Hoover_t.htm ,2023年5月6日下載。豐田副武在戰爭末期任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及軍令部總長等海軍最高職位。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
﹑ 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