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1-034)
聖老楞佐灣
當年聯絡馬尼拉與聖薩爾瓦多城之間的運補船,或是航行馬尼拉阿卡孛果跨越太平洋航線的西班牙運白銀的船隻都是選擇台灣東岸的航路,一方面利用黑潮,另一方面避免荷蘭人的干擾,在行程中有幾個據點,最重要的是「San Lorenzo」(聖老楞佐,土著稱Catinunum,即今日的蘇澳),這是個具有戰略價值的天然良港,位於「Santa Catalina」(聖加大利納灣,今宜蘭海岸)的南端,提供當出現荷蘭船來襲或天候不佳海象惡劣時的避難所。(註1)

San Lorenzo灣不僅是船隻的避難所,也是控制哆囉滿省的重要基地,派遣武裝部隊或探勘金礦的隊伍與補給船都是由本港出發。 曾在淡水傳教的Jacinto Esquivel神父在1632年的報告中建議在此興建堡壘駐防,一方面控制金銀礦及稻米農作獵物漁獲的資源,二方面杜絕荷蘭人的覬覦,同時阻止原住民的海盜行為,(註2) 據此他批評雞籠長官Cristobal Marquez (馬拉貴)就是因為不知道這個港口的存在,才造成1639年Mateo Gomez(高買)船長戎克船的損失,後來還因此頗感懊惱。(註3)

如果San Lorenzo灣能夠用來躲避荷蘭船艦的攻擊,那麼一定有駐軍及砲台否則不可能產生保護的作用,如果做為補給轉運站則一定有倉庫建築,Jacinto Esquivel設立堡壘據點的建議是合理的,只是目前缺少資料證明西班牙人到底有無設立,而在蘭陽平原及蘇澳地區也沒有發掘出任何相關的遺址,所以還無法確定,至於蘇澳當地的砲台山遺址則是清末的1889年(光緒15年)為了防止法國軍艦來攻才建造的,與西班牙人無關。

本圖所示西班牙士兵所站的位置就是後來的砲臺山,背景所見就是San Lorenzo灣,可見尚未填海建築今日蘇澳港的原始海岸線。有一種說法「蘇澳」的地名由San Lorenzo的「聖羅連蘇」轉化而來。(註4)

(註1)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137-138。
(註2) 陳宗仁,《1632年傳教士Jacinto Esquivel報告的解析—兼論西班牙佔領前期的台灣知識與其經營困境》,頁8。
(註3)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138。
(註4) 張文義整理記錄,《回首來時路─陳五福醫師回憶錄》(台北市: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1996),頁12。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