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1-027)
聖三位一體島的佔領與儀式
卡冷貓(Antonio Carreño de Valdes)的艦隊登陸雞籠島基本上沒有遭遇任何反抗。1626年5月16日,卡冷貓在島上宣布以國王陛下之名取得並佔領此島,並依舍望誹總督(Fernando de Silvea)之命開始興築防禦工事,儀式中他手持島上的各種樹枝土壤及其他物品做為所有權的象徵。現場有道明會四位神父,除了省會長馬丁略神父,還有謨達神父(Domingo de la Borda)、聖迪明神父(Francisco de Santo Domingo)、毛列神父(Jerónimo Morera),五名艦長與主駕駛加隸。當天還舉行了彌撒並在礁岩前豎立起臨時的十字架。(註1)

這幅圖表現1626年5月16日西班牙遠征艦隊的官兵站在後來興建聖薩爾瓦多城的礁岩上,由神父主持宣布佔領的宗教儀式。此時距離登陸還不到一週就能公開舉行如此儀式,是表現文獻中所說的「西班牙人開了幾砲,當地原住民巴賽族就逃到山上躲藏,所以沒有遭遇抵抗」的情況。 本圖顯示他們臨時在礁岩前端豎立了十字架,這是西班牙殖民者的慣例,後來遷移到島上的最高地。礁岩後方有棕櫚樹,表現以前島上有許多棕梠棕櫚而被西方人稱為Palm Island。前方的海灣停泊2艘槳帆船與12艘戎克,舢舨來回運送人員,這個泊地大約在今日的正濱漁港,遠方可見鱟公與鱟母島,這兩個島一直存在到20世紀初日本人修築港口時才被炸掉。

從12日艦隊抵達到16日舉行佔領儀式之間,發生了與當地原住民接觸與衝突的過程。由於逃跑的居民發現西班牙人居住在他們的房舍並食用留下的稻米,於是回來意圖報復,這時傳教士出面安撫並允諾補償,為以後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傳教士找到了一名落腳當地的日本人天主教徒喜左衛門(Quesaymon,教名Jasinto),他因為船難漂流到雞籠已在此定居了35年,娶Quimaurri女子依娃列娜(Insiel Islena)為妻有兩個女兒及一個早逝的兒子。傳教士大張旗鼓地為他的兩個女兒施洗,以為宣揚。(註2) 與喜左衛門發展關係的可能是隨船隊而來的另一名日本神父西六左衛門(Rev. Thomas de San Jacinto)(註3)。

西班牙傳教士對巴賽族原住民的損失採用賠償的方式懷柔,這是很特別的,相較之下,1642年荷蘭人剛取代西班牙人統治,為了立威,藉口三貂社人藏匿逃跑的奴隸,竟自三貂社的頭人長老中隨意以抽籤方式挑出6人吊死,可見荷蘭人比西班牙人對待殖民地原住民殘酷許多。(註4) 此外也發現西班牙由國王贊助的修會所派來的傳教士比荷蘭東印度公司雇用的傳教士更有發言權,在西班牙統治北台灣期間一直扮演制衡的角色。 (註5)


(註1)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59。
(註2)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58-359。
(註3) 簡鴻模,《基督宗教在台傳教史》(新北市:輔仁大學學術資源網),頁1。
(註4)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201。
(註5) 楊宗霖,〈評鮑曉鷗著,那瓜譯,《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台大歷史學報》(台北市:台灣大學歷史學系,2009),第44期,頁214。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