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
第一次聖薩爾瓦多城之役
荷蘭人在1641年8月就曾經發動征討北台灣西班牙人的行動,由范林哈上尉(Johan Jurriaensz. van Linga)率領4艘軍艦,即Jacht型船De Kievit號’t Quelpaerte﹑Fluyt型船De Saijer號﹑帆船Kelang號,及數艘中國式戎克船,船員112人,搭載兵員205人前來雞籠偵查並勸降,遭到雞籠長官波提羅(Gonzalo Portillo)拒絕沒有成功。(註1)

以下是荷蘭總督的勸降書:
「先生,我很榮幸地通知您,我已經獲得了一支龐大的海軍和軍隊的指揮權,目的是讓我通過民事或其他方式使我成為雞籠島的聖三位一體堡壘的主人,閣下是長官。 根據基督教國家在開始敵對行動之前表明其意圖的慣例,我現在請閣下投降。如果閣下願意傾聽我們提供的投降條件,並將聖三位一體堡壘和其他城堡交付給我,閣下和您的部隊將根據戰爭的慣例受到善意對待,但是如果閣下對這個命令充耳不聞,那麼除了求助於武器之外別無他法。希望閣下慎重考慮這封信的內容,避免無謂的流血,我相信您一定會毫不拖延地用幾句話告訴我您的來意。願上帝保護閣下多年,閣下的朋友,保盧斯·特勞德紐斯」。

以下是西班牙長官Gonzalo Portillo的回覆:
「先生,我已正式收到您8月26日的來信,作為回應,我有幸向您指出,作為一個回想起他在國王面前宣誓的好天主教徒,我不能也不會放棄您要求的堡壘,因為我和我的駐軍已經決定保衛他們。 我習慣於站在強大的敵軍面前,我在法蘭德斯和其他國家曾參加過無數次戰鬥,所以我請你不用再費心給我寫更多類似唱高調的信。 願每個人盡其所能為防衛自己而努力。 我們是西班牙天主教徒,我們信任的上帝是我們的保護者。 願主憐憫你。寫於1641年9月6日在我們的主堡壘聖薩爾瓦多。 貢薩羅·波蒂利斯」。

根據雞籠長官波提羅於1641年9月9日向馬尼拉總督寫信報告戰況:「荷蘭軍有1艘大型Galeón帆船、2艘中型Galeón帆船,2艘武裝良好的Lanchas(登陸艇)、1艘Tartana(單桅漁船)、1艘舢舨。他們在「白色廣場的邊緣」安全登陸,有500名土著,此外尚有200名生理人,行軍至Quimaurri村莊過夜(似乎就是島上的原住民聚落),次晨登上高地並至桶方堡搜索,然後就燒毀村莊與教堂搭船離開…..」。(註2)

這段紀錄較特別的是提到雞籠Quimaurri原住民社區的San José教堂,原為木造後被颱風吹毀,由Esquivel Jacinto神父於1632年以石造方式重建。根據荷蘭人1641年第一次進攻雞籠的紀錄曾進駐港灣西北邊一座名為Songo的碉堡,後來被西班牙人拆除。(註3) 但西班牙方面卻完全無此碉堡的記錄,後來從西班牙史料中發現,原來所謂的Songo碉堡就是在Quimaurri的San José教堂(或稱修道院),為防被荷蘭人再度攻擊時利用,雞籠長官波提羅下令將之拆除。 但在波提羅寫給菲律賓總督的信中卻說是荷蘭人離去時連同村莊一起燒毀的。(註4)

(註1) 湯錦台,《大航海時代的台灣》,頁156。
(註2)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87-388。
(註3)李毓中,季鐵生,〈西班牙殖民時期北台灣人文景觀的模擬建構〉,收錄於《帝國相接之處-西班牙時期台灣相關文獻及圖象論文集》,頁165。荷蘭人的記錄出自:江樹生,《熱蘭遮城日記》第一冊(台南,台南市政府,2000),頁92。西班牙史料出自:AGI, Filipinas, Indiferente, General, 1874, 2 de marzo de 1642, f, Ir.
(註4)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387。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