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1-021)
濱田彌兵衛事件
日本人比荷蘭人還要早來今天台灣的安平港與華人商船進行「會合貿易」,當荷蘭人在大員設立商館後,竟然開始對所有進港的船隻包括日本船徵稅,日本人提出抗議並拒繳,雙方早有嫌隙。

1626年曾為倭寇一員的日本人濱田彌兵衛帶領朱印船到臺灣買生絲並向東印度公司大員商館借用其向鄭芝龍買了保護令旗的兩艘戎克船到泉州運回貨物,濱田彌兵衛打的是藉此一舉突破中日兩邊鎖國令的如意算盤,但由於向鄭芝龍交保護費對荷蘭人來說是很沒面子的一件事,不能公開因此遭到大員長官彼得·奴易茲(Pieter Nuyts)的拒絕。濱田失算虧了大錢懷恨在心,帶領同樣不滿荷蘭人欺壓的新港社16名原住民在次年回到日本向長崎代官,同時也是濱田以前的老闆末次平藏告狀,並鼓吹幕府出手教訓台灣的荷蘭人。

1628年春濱田彌兵衛再度率兩艘大船來臺,同行者多達470名包含先前新港社的16名原住民,奴易茲早聽聞濱田彌兵衛在日本的事,認為這次來台肯定圖謀不軌,於是登船檢查將武器及火藥全數扣留,並軟禁濱田彌兵衛及以叛國罪監禁原住民。6月29日濱田彌兵衛假借傳達日本政府來函率12人闖入官廳綁架彼得·奴易茲,他的6歲長子勞倫斯·奴易茲(Laurens Nuyts)與其他4名荷蘭官員,雙方相持5天最後以勞倫斯·奴易茲與其他4名荷蘭官員為人質一起返回日本,彼得·奴易茲答應濱田彌兵衛包括賠償的一切條件,但濱田彌兵衛回到日本後末次平藏卻不同意,不但繼續扣留人質,還封閉荷蘭在平戶的商館。

荷蘭東印度公司巴達維亞總部感到事態嚴重於1629年將彼得·奴易茲撤職並宣判兩年有期徒刑監禁於Diamant ,1632年更將他做為討好日本的犧牲品引渡至日本監禁,此時勞倫斯·奴易茲已經病逝於日本的監獄中。直到1636年在東印度公司不斷的賠罪與送禮之後奴易茲才回到巴達維亞又接受審判,1637年被解除一切職務遣返荷蘭。彼得·奴易茲的冒進影響荷日貿易達12年,從巴達維亞總部如此下重手懲罰自己人與對日本卑躬屈膝、委曲求全,可知荷蘭人是多麼的重視與日本的貿易。

由於濱田彌兵衛在大員商館的勇武事蹟,日治時期的1941年在安平古堡前豎立一座「贈從五位濱田彌兵衛武勇之趾」紀念石碑,戰後的1946年該碑文字被磨平改刻「安平古堡」四字,就是今天在古堡前可以見到的那座碑。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