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2-038 )
清法戰爭馬江海戰
在清法雙方還在談判的時候,法國艦隊的8艘軍艦在7月12日就已經開到馬尾羅星塔前水域與福建水師的船艦停泊在一起。法國軍艦是以「商船」的名義進來的,根據「五口通商」條約這是合法的。

但是任何人都看出中法必將一戰,但當時在福建負責水師的船政大臣何如璋、海防事宜大臣張佩綸等官員對此完全沒有反應措施。尤其可笑的是其中一艘法艦在7月11日進入閩江時不慎擱淺,福州當地的清朝官員還登上法艦表達慰問之意,並提供協助。甚至8月5日談判破裂,法國東京灣艦隊司令利士卑少將率領三艘軍艦進攻基隆,擊毀大沙灣砲台並且在二沙灣登陸,清法兩國艦隊仍然在羅星塔前每天對望。

會如此匪夷所思的原因是當時中法之間尚未宣戰,朝廷下令「彼若不動,我亦不發」,於是張佩綸就下令福建水師「無旨不得先行開炮,必待敵船開火,始准還擊,違者雖勝尤斬」。這道死命令就讓福建水師完全喪失了主動。雖然事後有人為張佩綸辯護,但事實是他什麼也沒做,戰爭爆發也沒有身先士卒而是臨陣脫逃,所以最後被朝廷流放東北充軍。

張佩綸是當時所謂的「清流派」,在朝中最會彈劾別人,自己下來做卻完全荒腔走板。他後來娶了李鴻章的女兒,並且有一個很有名的孫女,就是名作家張愛玲。

說到馬江海戰,人們可能腦海中會浮現兩支艦隊在大洋上編隊運動互相砲轟,但事實上不是這個樣子。馬江海戰發生在馬尾的閩江江面,精確來說是在羅星塔前船政局的停泊地,這個地點離閩江出海口約30公里,航行大約需要好幾個小時,兩旁高山林立,並且沿江還有砲台。讓敵人的艦隊如此深入停泊在自己的要港,打完後還能全身而退出海,在全世界的海戰史都是極為罕見的。

馬江海戰並不是運動戰,雙方在戰鬥發生初始都是下錨固定的靜止狀態,由於河流受海水潮汐影響,每天固定會產生順流與逆流的變化,而船隻都必須船頭頂流下錨,所以停泊的船隻每天定時都要改變船位,這就產生規律性。為什麼潮汐對馬江海戰的結果這麼重要完全就在這個規律性,因為福建水師在上游,法國艦隊在下游,當江水逆流時福建水師艦艏的火炮正對法艦的艦尾,反之當江水順流時法國軍艦的艦艏火炮正對福建水師的艦尾,對於法國艦隊來說這就是最好的攻擊發起時刻。

但是漲退潮一天有兩次,所以福建水師與法國艦隊雙方的機會是均等的,那麼法國艦隊怎麼有把握福建水師不會在逆流時搶先發動攻擊呢﹖這就要回到前面講的「無旨不得先行開炮,違者雖勝尤斬」了。法國人算準福建水師不會突襲,好整以暇的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時機開戰。 清軍以為8月23日下午2點要開戰,張佩綸認為來不及準備,在1點45分的時後派遣魏瀚搭乘小艇去法艦要求延期,法軍誤認為這是一艘清軍的杆雷艇前來攻擊,法艦「野貓」號(Le Lynx)開火,福建水師的「振威」艦還擊,馬江海戰於是爆發。

由於福建水師的船都朝向上游,能向法艦開火的火砲有限,在匆忙斬斷錨鍊轉向時紛紛被擊中,「濟安」與「飛雲」兩艦當即被法國裝甲巡洋艦「凱旋」號(Triomphante)擊沉。最特別的是法軍的「桿雷艇46號」擊沉了福建水師的旗艦「揚武」。

法軍的「46」號桿雷艇攻擊福建船政水師旗艦「揚武」號,引發大爆炸而沉沒,在沉沒前「揚武」的火炮也擊中「46」號桿雷艇的鍋爐。 很多人都以為「揚武」是被魚雷艇擊沉的,其實那個時候自航魚雷還不是很成熟,法國人使用的是「桿雷艇」。「桿雷艇」就是所謂的”Spar Torpedo Boat”,它有一根架在艇艏的長桿子前端繫著炸藥包,當攻擊時用絞鍊把長桿搖到前方,好像槍騎兵的長矛衝向敵艦,當接觸時由艇長按下電鈕引爆炸藥包。

這種攻擊方式當然很危險,第一﹑桿雷艇必須冒著敵人的砲火衝到非常接近的距離,其次﹑就算達成任務敵艦的爆炸可能連同桿雷艇一起摧毀。但馬江海戰卻成為桿雷艇在世界海軍史上最輝煌的戰果,當天法國一共派出兩艘桿雷艇與一艘小火輪臨時改裝的代用桿雷艇,除了「46號」擊沉敵人的旗艦「揚武」之外,「45號」也擊傷了「福星」號軍艦。

馬江海戰只花了約40分鐘,最後以福建水師被全殲告終,船政局18年來的投資與努力化為泡影。我們來做個統計,法國軍艦實際參戰的有8艘﹑主要火炮77門﹑人員1,800人,另外有桿雷艇2艘以及在出海口警備的支援艦2艘。福建水師參戰的有11艘軍艦,戎克船與漁船等數十艘,各式火炮245門﹑人員5,100人。

法國方面的損失為12人死亡﹑15人受傷﹑4艘戰艦受損,福建水師有1,796人死亡(有名字記錄的參將高騰雲以下736人)﹑3,000餘人受傷,有19艘船沉沒﹑30餘艘船受損,福建水師所有11艘馬尾船政建造的輪船無一倖免(包括「揚武」、「濟安」、「飛雲」、「福星」、「福勝」、「建勝」、「振威」等)。而且造船廠被法軍的艦砲全部擊毀。孤拔可說是獲得了完全的勝利。

當然福建水師與法國海軍的實力不能完全用數量來比對,雙方艦船的質量也是相差很遠的。首先法國有裝甲巡洋艦,福建水師只有木殼無裝甲的軍艦,其次法軍已裝備後膛砲,福建水師則仍然是舊式的前膛砲,這在準確度﹑射速﹑砲彈貫穿力與艦上火炮布局都完全不在同一個檔次。當然艦員的素質與指揮官的能力也是天壤之別。更荒謬的是馬尾造船廠與福建水師都是在法國人的協助下搞起來的,法國對之瞭若指掌,焉能不敗﹖

當馬江海戰結束後法國艦隊要撤離出海時本來閩江沿岸的砲台應該能構成威脅,但卻完全沒有發揮作用,其中最重要的金牌與長門砲台都被法艦的火炮摧毀,很重要的原因是主帥先逃,各砲台群龍無首而瓦解。在技術的原因方面,海防砲台的射向都是朝著外海,對於自上游而下的敵艦無法調轉砲口射擊,其次法國軍艦的火砲犀利,擊毀了不少砲台。本來依據教範軍艦應該盡量避免與海防砲台戰鬥,但當雙方火砲技術差距太遠時,這個教範就不成立了。

馬江之役後福建艦隊一蹶不振,到了1895年時只勉力維持在11艘左右而已。不過隨著清廷重點擴充北洋艦隊,卻給馬尾學堂出身的軍官找到一條新出路。所以甲午之戰時的北洋各艦管帶(艦長)幾乎清一色都是馬尾畢業生,這也是造成民國後閩系掌控中央海軍的遠因。至於造船方面到了清末由於管理不善,業務不振,加上洋人顧問濫權,終於在1907年被清廷下令停辦,從此造船重心移到了上海的江南製造局。

(圖說) 孤拔的臨時旗艦,白色艦身的「窩爾達」號(Volta)率領法國艦隊早就在閩江停泊多時。孤拔原來的旗艦「巴雅」號裝甲巡洋艦由於吃水太深不便駛入閩江留在海口監控, 於是改搭三等巡洋艦「窩爾達」號進入閩江。圖左側表現法軍的"No.46“號桿雷艇攻擊「揚武」艦。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