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2-061 )
清法戰爭澎湖戰役:孤拔病死
孤拔(Anatole-Amédée-Prosper Courbet)在6月11日因病死在媽宮灣內他的旗艦「巴雅」號(Bayard)上,剛好就在「中法新約」簽訂之後兩天。雖然在中國方面長久以來謠傳說孤拔是被清軍砲台擊傷而死,但這應是不正確的,因為3月底之後澎湖已經完全被占領,島上已無清軍也無戰事,至於說是更早在馬江海戰之時更是子虛烏有。

孤拔是於6月10日早上發病,次日晚間9時就過世。他死於因赤痢病造成的貧血。在「孤拔元帥的小水手」(Le Mousse de L'Amiral Courbet)一書中說:「到了五月中旬,他的疾病復發,不再進食。罐頭食品對於一個損傷的胃並不好,他們給他喝牛奶,甚至還到香港找了一頭乳牛,不過肺部已不行,過度勞累了。」

所以孤拔可能在10日發病前身體就已經出現問題,因為當時法軍在澎湖有許多人得疫病,孤拔去探視他們時並沒有做任何的防護措施而招致感染。總的來說孤拔的死應該是綜合的因素所造成包括心情抑鬱,因為他建立澎湖海軍基地的構想沒有獲得上級採納而被迫要撤軍。

孤拔去世的第二天,遺體以香料做了防腐處理並入殮於三重的棺中,安置在Bayard艦後甲板。在媽宮各艦依照傳統斜置帆桁以表示悼念之意,並且定時發射喪砲。當天早晨在「巴雅」(Bayard)艦上舉行了一次自發性的私人彌撒,艦隊及佔領軍的全體軍官都參加並在艦上聚餐。

同一天,利士比少將接任了艦隊及佔領軍司令長官的職務,但為向孤拔表示敬意,「巴雅」艦上仍舊升起孤拔的中將旗,並如常仍向港區內各艦發出信號。

6月23日「巴雅」艦從媽宮出發載著孤拔的遺體返回法國,於8月25日到達土倫(Toulon)軍港。第二天由機動艦隊司令長官杜普雷(Duperre)海軍中將主持在艦上舉行過宗教儀式後,孤拔的棺木被運下船前往巴黎。28日在巴黎的榮軍院(Invalides)舉行了隆重的國葬禮之後於9月1日被安葬在孤拔的出生地阿比維爾(Abbeville)。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