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2-056 )
清法戰爭:法軍海上封鎖
清法戰爭由於侵台的陸地戰鬥不順利,法國政府電令孤拔對臺灣實施封鎖政策,一方面阻絕清軍增援台灣,一方面讓台灣的茶葉樟腦等重要貨物不能出口,造成對中國的經濟壓力。1884年10月20日,孤拔發布封鎖佈告,「........從1884年10月23日起,臺灣海岸及各港埠包括南岬至烏石鼻以西海面由法國海軍執行封鎖......。」封鎖線後來延伸到長江口。在封鎖期間由法國軍艦巡弋台灣各口岸,凡發現有船隻欲進出都予以俘虜或擊沉。

戰爭製造沉船的效率更勝於氣候,在封鎖期間有許多船隻被法艦擊沉,大部份是中式帆船(Junk),過去研究台灣沉船與水下文資者往往忽略這一塊,事實上它們的數量還不少,不能漏列。根據《法軍侵台檔案》記錄法軍封鎖台灣後,由各地匯報被擊沉的民間船隻如下(以下時間為陰曆)∶

「* 十一月初五日,有法船一只停泊新竹油車港,並拖帶商船一只。又見商船一隻,已被法船開炮轟壞,擱在淺水之中;船上血跡淋漓,並有青菜、酒壇等物。嗣據泅水逃水手蔡連升供稱:『該船名「陳合發」,載運木板等物,自福建來台;在紅毛港被法船轟毀,焚燒殆盡。人盡死亡,僅存船底而已』。
* 十一月十五,金合興、晉江、金捷美等商船四、五號暨北路駁貨船,統計大小十餘號,在後南澳地方遇法船,盡遭焚毀,船中舵水、搭客無辜受戮,或遭剖腹、或遭割首等情。
* 十一月十七日未刻,有法船一只游弋紅毛港上之泉水空港。適遇竹塹郊行商船一號船名「金妝成」由泉州運載面線、紙箔雜貨;又有頭北船一號:均被法人開炮,尾追莫及。又見隨後有商船二號,已被法船趕上牽去。而法船又將龍皂漁船兩只內有捕魚者共十六人盡行擄去,而空船放還。
* 十一月二十一夜,法人在旗後焚滅民船一只。
* 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法人又在旗後轟壞民船五只;內本地炮船三隻,泉州、南澳船二隻,所載皆木料、京果等貨。
* 十一月二十三日早晨,有大號民船一隻,船上無人,隨風飄至東港對面之琉球島;聞船戶已被法人擄害。
* 十一月二十三日未刻,東港崎仔頭莊洋面有漂流壞船一只;往視船上,並無舵水、只有桅桿。水已滿艙,撈拾熟煙、藥料、洋布等貨。
* 十一月二十四日早,有安平漁筏二、三十只出海捕魚;法船連放大炮,未中。四草湖外,駛來民船一只;法船開炮六響,未中。
* 十一月二十五日早晨,法船一隻薄南勢湖,截牽居民柴船二隻,舵水被擄上船;惟水手一名落水,附板登岸。該柴船盡行開炮打沉。 * 十一月二十五日未刻,法船在安平炮沉北路貨船五只,人船俱沒。
* 十一月二十五日未刻,法船停泊龜山洋面;連放二十餘炮,轟擊入港民船二隻,系恆春城吉泉號炭船。其舵水人等,先已逃避。
* 十一月二十六日早,法船駛至上古溪;見岸邊泊有商船,即駕舢板放炮燒壞,船中舵水均各泅逃。 * 十一月二十六日天明,法船到上古溪。該處有民船一隻,法船連發三炮不中;後放火燒船,其舵水早已泅水逃去。 * 十一月二十六日,有南澳船牌名「金順太」由南澳裝貨來台;駛至東港中壇莊,被法船炮擊,風篷遭焚。各船水人立駕舢板將輕貨載逃上岸,船中尚有水火油、桐油等件,連船被橫。
* 十一月二十六日已刻,法船駛至中芝莊;見南澳民船一隻,即放大炮將船燒壞,展輪往旗後而去。
* 十一月二十七日辰刻,法船到旗後口,系有民船一,泊大沙灣海面,放火燒沉安平民船二隻、旗後民船一只。
* 十一月二十八日已刻,旗後西北洋面有帆船一隻,煙霧衝騰;該船系被法船焚燒。
* 十一月二十九日午刻,有黑色二枝半桅法船一隻,在小琉球洋面;複駛至枋寮,使小輪船一號、杉板一條用水雷燒壞在岸邊各民船。其時,舵水皆逃。
* 十一月三十日,法船赴國賽港轟擊民船。
* 十二月初一日,內地有商民船八號來安平,被法船擄去七號,逃走一號。其七號船系在法船舵後,存亡未知。
* 十一月二十五日,有嘉義縣新港莊駁船戶曾挨紀花獅、曾扁頭犁等駁船載運花生往郡;至國賽港外,被法船焚毀,人船俱沒。
* 十一月二十六日,有李九珠、林賞、林闖等駁船三只載運雜物往郡;至四草湖外,被法寇將人船並牽,由西南而去,存亡莫知。
* 十一月二十九日,有黑底黃煙筒三桅法船一隻,駛過嘉祿堂海邊。有安平柴船三隻,舊在該處被炮擊壞;又一只柴船泊於北勢寮,亦被法人乘坐小煙輪駁近,用火藥焚毀。
* 十二月初二日,有內地商船金順和、金源來、金再吉、陳卷舵、蔡助舵等七船,在四草〔湖〕洋面被法船開炮轟擊,人船俱沒。
* 十二月初三日未刻,法船在赤嵌壕仔寮洋面截牽篷船一隻,施炮攻壞。
* 十二月初四日,有北船一號在四草湖洋面被法船開炮擊轟,人船俱沒。
* 十二月初四日午刻,法輪在沙灣外開炮轟壞民船一號;船上水手、貨客,有炮傷者、有落水者,均經斃命。
* 十二月初五日辰刻,法船放火焚毀商船一只。
* 十二月初四日,小琉球西北兩處洋面有商船二號,約可裝貨二、三千擔;船內無人,隨風飄流,顯系被法寇擄害。
* 十二月初五日,據曾林氏稟稱:『氏夫新港莊堝戶曾煨同子曾文並堝戶王加載,坐自置之船採買花杉;駛至安平,慘被法寇將船擊破,殺害。花生瓢於海中,身尸不知去向』。
* 十二月初七日,有法船一號在距城八、九里之拔仔港外游弋。適逢兩隻商船進口,內一只名「柯永順」,由頭北裝貨來台;被法開炮,貨客林三娘受傷。尚有一只躲避不及,系被牽去;船名及人數,無從查悉。
* 惠安小樜地方陳細糞之船,於十一月初間由省出口,至十一月十二日駛至竹塹口外;遇法人兵船,被放火箭,射中大帆。該船急衝沙汕,船工、水手登岸脫逃;後開大炮,該船被焚。
* 惠安獺密澳地方張草圭船,於十一月初四日在獺密揚帆駛至觀音澳,於十二日放洋,至十三日駛至竹塹地面;適遇法船,被其牽去滬尾口外。舵工、水手等人均被兜留,挑運沙泥;船貨放棄,漂流滬尾之南嵌地方,貨物被在地百姓搬空。
* 同澳地方曾雅舵之船,同日揚帆駛至竹塹口外;均被牽去。舶工、水手亦被兜留;其船放棄,不知漂泊何處。
* 晉江古浮澳地方金成利、金進發、金順興三船,在澳揚帆,於十一月二十一日早駛至香山之鳳鼻腳;忽遇法輪,均被牽去。其舵工、水手均禁在輪船上;將金順興船拖入基隆、成利船被炮擊沉大額尾、金順發船擊沉八尺門之三灣鼻。至二十四日,法人將所拿去三船等人押在獅球嶺頂,令其挑運沙石,慘不可言。至二十五日,所有拿去諸人皆暗約申刻逃走;即於山崗上墜下,不顧生死,拚命奔走。嗣後法人知覺,追趕前來,被洋銃擊斃金進發、金成利二船水手蔡扶、凍走二名;尚有數名,不知名字。其逃至六堵官軍得以安全者,計有六十二名。」 (註1)

分析以上內容可以發現,法艦不僅攻擊進出口岸的船隻,連港內停泊的船隻也加以破壞,以圖堅壁清野之效。其次發現即使在此國難時期,被法艦擊傷的船隻仍然有人趁火打劫,譬如來自惠安獺密澳地方十一月十三日被法軍俘虜張草圭的船,貨物就被南嵌民眾搶搬一空。

(註1) 《法軍侵台檔案》,225-308。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