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1-034.2)
淡水安東尼堡
1638年西班牙人因無力防守淡水主動撤軍,將「聖多明我城」摧毀夷平,之後荷蘭人1643年4月由邦(Boon)上尉率領,利用單桅快船「Breskens」(布雷斯肯斯號)滿載建材(許多係拆自雞籠的聖薩爾瓦多城)與中國工匠來到淡水,於原址以石灰與厚重磚石重新興建荷蘭式堡壘,工程在5月7日奠基,花了兩年時間完工,命名為「Fort Antonio」(安東尼堡)。荷蘭人在淡水駐兵80人,超過駐雞籠的50人,可見重視程度。(註1) 荷蘭人佔領北台灣初始仍以雞籠為東印度公司高級官員的駐地,1644年後高階官員逐漸離開,淡水駐地的商務官員的級職反而高過雞籠,加上北台灣地方議會設在淡水,於是重要性逐漸超過雞籠。(註2)

荷蘭派駐淡水雞籠的指揮官Simon Keerdekoe曾在1655年描述「Fort Antonio」,他說: 「城砦相當深邃,矗立於河口適當位置,係由地上建起四個厚重磚石砌成十字交叉圓拱的建築。地下有兩層地窖,放置儲糧、彈藥等物品,在下層兩個與上層兩個拱頂之間,區。隔著四個房間,其間放著鐵鑄大砲、貨物、現金以及指揮官砲手的武器。在入口處,設有崗哨,由此有兩個不相連結的樓梯,拾級而上可通往官員及一般士兵的房間。整座四方形的城砦,共有十二個漂亮的半圓形窗戶,以保空氣流通。城頂高處的柱狀塔相當寬厚,成八角形,為堅硬木柴所造,頂尖包以鉛片,塔頂也緊密覆蓋著瓦片,因此,這座城砦相當堅固….. 」(註3)

由上面的敘述可知已經與現代我們所看到的「紅毛城」十分接近,唯一不同的是原有的木製尖屋頂現已不存在,本圖就特別將屋頂還原重現當年的樣貌。不過這個木製的屋頂存在不了多久就因颱風與腐朽而必須更換,以至於淡水專員在1654年寫信向大員的長官Caesar Cornelis (凱薩)要求替換為石造屋頂(註4),但是一直未能實現,因此可能荷蘭人還沒離開,屋頂就已被移除。

由於大員的駐軍日益減少,不得不從北部的雞籠與淡水抽調,到1661年底時殘存在淡水的88名荷蘭人只剩下35個罹患疾病的人處在當地原住民攻擊的威脅之下,於是一艘小船被派來接走這些人,堡壘被燒毀。荷蘭人放棄淡水並非因為鄭成功軍隊來攻,而是害怕當地原住民的攻擊。當1664年8月27日荷蘭人再度佔領雞籠時並沒有同時再佔領淡水,但與淡水有相當的聯絡,直到1668年底荷蘭人最後一次從雞籠撤走,淡水與西方人的關係就暫告一段落了。(註5)

根據前述,今日淡水「紅毛城」的介紹資料稱其原為「聖多明我城」是不夠精確的,因為西班牙的「聖多明我城」在荷蘭人取得淡水時已被摧毀,今日的方形堡壘是荷蘭人建造的「安東尼堡」。此外「紅毛城」的外觀原來應該是白色的,英國人在1867年承租做為領事館後才改漆成紅色。(註6)因此在1884年法軍進攻滬尾的的圖上就標明為「VIEUX FORT ROUGE」(老的紅色堡壘)。

西班牙人建造雞籠的「聖薩爾瓦多城」漢人習稱之為「大紅毛城」,滬尾的「聖多明哥城」則被稱為「小紅毛城」,但今日「大紅毛城」已經完全消失,「小紅毛城」升格成為「紅毛城」。


(註1) 程紹剛譯註,《荷蘭人在福爾摩沙》,頁264。
(註2) 康培德,《殖民想像與地方流變—荷蘭東印度公司與臺灣原住民》,頁234-235。
(註3) 翁佳音,《大台北古地圖考釋》〈新北市:台北縣立文化中心,1988〉,頁186。
(註4)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199。
(註5) 陳國棟,《台灣的山海經驗》,頁132-133。
(註6) 筆者按:就如同荷蘭人於1753年在麻六甲興建的” Christ Church”教堂原來是白色的,直到1911年才被英國人漆成紅色一樣。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