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2-067 )
洋槍隊進攻呂家望社
「呂家望社事件」又稱「大庄事件」,起因也是劉銘傳丈量土地徵稅,尤其東部從來沒有丈量過,爭議更大,加上負責丈量徵收者雷福海等人的枉法粗暴,引起反抗,釀成殺官員燒官署與圍攻軍營的動亂。最先起事的是墾殖的漢人(主要為客家人)與平埔族,後來往北拉攏花蓮港的阿美族,往南聯絡台東的卑南部落,聚眾數千人成為清代後山最大的動亂。劉銘傳從陸路與海路派遣大軍進剿,並向李鴻章求援,這就是「致遠」、「靖遠」兩艦來台的背景。

1888年8月14日,「致遠」、「靖遠」兩艦抵達台東海面,兩艦合派洋槍隊60名編成陸戰隊,攜帶六磅炮兩尊(關於砲的問題容後敘述),由兩艦幫帶(副長)劉冠雄、陳金揆率領登陸清剿,夷平了呂家望社。

關於此次兩艦洋槍隊上陸所攜行的火砲究竟是什麼口徑有不同的說法。根據香港浸會大學教授麥勁生的著作《近代中國海防史新論》中說:「劉銘傳說丁自艦上卸下快砲四尊來供此用。快砲就是速射砲(Quick-firing gun)。致遠和靖遠所備砲械可撥入這項目者計各有6磅彈砲8門、3磅彈砲2門,1磅彈砲6門,以上3款均為哈乞開斯(Hotchkiss)產品,理解起來不難。另有格林(Gatlin)機關槍各6座或亦可歸此類。其中6磅彈砲太重了,難運4門之多入山區使用(還得考慮也要攜帶彈藥),1磅彈砲威力不足,起不了多大作用。恆稱為格林砲者實際上是早期機關槍,並不是炮,也與劉銘傳所說丁汝昌取快炮驟轟,聲震陵谷之言不合。混合不同之炮械更屬不可能,因會大增所攜彈藥之煩。因此丁汝昌帶入山區用者必為3磅彈炮無疑。」(註1)

麥文中稱劉銘傳提到的6磅砲太重不可能上陸,從技術面筆者原則同意此推論,但劉銘傳奏摺中既稱6磅砲上陸一定事出有因,筆者認為這兩門6磅砲是9月10日丁汝昌率「致遠」艦到卑南卸下以增強地面部隊的火力的那兩尊快砲,用於防禦地面陣地完全合理。至於登陸部隊攜行的可能是3磅甚至更小的1磅砲,兩者不是同一件事情。

至於3磅彈砲上陸說是否如麥文如此肯定,筆者也持保留態度,因為3磅彈砲也很重,砲本身就達240公斤,還不連彈藥及輪車,要運4門上岸至少要有超過20人的砲隊,如此洋槍隊就剩下不到40名的步兵,對付原住民作戰,步砲兵比例需要如此懸殊嗎?筆者認為不排除1磅砲或格林機關槍的可能,以1884年法軍登陸滬尾,攜帶的就是格林機關槍,當時一般被視為砲通稱「連珠炮」,與大型火砲一樣要架在砲車上才能運輸。格林機關槍用於這種任務,比3磅彈砲更切合實際,至於是否「聲震陵谷」,純為感覺,無從比較。

「呂家望社事件」是中國第一次以現代化海軍跨海登陸作戰,與1867年6月13日因「羅妹號事件」美國亞洲艦隊”USS Hartford,”與”USS Wyoming ”被派來台灣南部瑯橋,水兵與陸戰隊登陸攻擊原住民的性質非常類似。不像二戰美軍跳島作戰的陸戰隊規模大到軍、師級並且擁有大量兩棲專用裝備,早年各國的陸戰隊都只是艦上搭載用於與敵艦接舷跳梆作戰或登岸搜索的步兵,規模大約只有排級,因此常需要艦上的水手支援。早年軍艦上都有可攜帶下艦作戰的小砲(配運輸用輪車),而且水手也需要常常練習步槍與擊劍等陸戰技巧。

近來台灣流行一種說法,稱鄧世昌血腥鎮壓呂家望社,後來致遠艦在甲午海戰中沉沒,鄧世昌斃命,這是天譴報應。但實際率隊登陸的幫帶劉冠雄民國後卻多次出任海軍總長,此說顯無科學根據。同樣的狀況對於「羅妹號事件」美國海軍陸戰隊登陸清剿排灣族的「福爾摩沙遠征」卻表示欣慰,這已經是政治立場了,對此筆者不予置評。

基於後山的重要性,劉銘傳奏請將光緒元年設立的卑南廳改為台東直隸州,獨立於台灣的三個府之外,這是「台東」之名的源起,1895年的末代台東知州就是胡適的父親胡傳(字鐵花)。

(註1)麥勁生,《近代中國海防史新論》(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2017),頁324。

(圖說)「致遠」與「靖遠」兩艦水兵組成的「洋槍隊」其實就是「陸戰隊」。當年水師陸戰隊的制服是紅色的。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