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1-048)
東西方帆船PK
中國與西方船艦的技術差距不是自19世紀蒸氣鐵甲艦時代方始,早在16世紀就已開始落後。首先西方的船身建造有來自殖民地各種堅固的木頭為材料,中國雖原來也有良好的木材但多年下來已砍伐殆盡,後來使用的杉木或松木就趕不上西方的柚木或橡木堅固耐用,西方風帆戰艦更包上銅皮,一方面防止藤壺生長,一方面也起防護的作用。其次西方的風帆是多桅多桁的橫帆,雖然操帆較耗費人力,但比中式的直立硬帆可更細緻的運用風力,尤其是逆風航行能力,這在海戰爭中取有利位置時十分有利。西方風帆戰艦有多層火炮甲板,因此乾舷較高,有利於高海況航海,並防止敵人攀爬偷襲。多層火炮甲板能裝置多達百門火砲,因為早年前裝砲發射速度很慢,必須增加火炮數量來換取發射的密集度,這一點遠非單層甲板、最多10數門小砲的中式水師戰船能夠比擬,何況西方冶金技術較先進讓火炮鑄造的精度大為提高,反觀當時中國鑄造的火炮充滿沙眼,品質不良,無論射程、準確度與威力都不足,難以抗衡。

此外西方海軍不僅在硬體方面有優勢,更在組織、訓練與經驗方面大幅超越中國。無論是艦上的軍官與水手的分工編組與作業方式,艦隊編隊、戰術運動與通信,以及海軍高司參謀單位、學院、造船體系等都比中國健全。更加上歐洲從歷史以來多次高強度海戰磨練出技術、累積了經驗,能夠跨越遠洋萬里奔襲,反觀中國歷史上的所謂「海戰」大部分發生在江湖河川,由中國稱「水師」而非「海軍」就可得知我們對海軍的觀念不過就是開船的陸軍而已。

導航技術也是關鍵。中國雖然發明了牽星板,但沒有像西方更完善成為六分儀,雖然發明了指南針,但西方根據此原理發展成更精細的磁羅經。更重要的是可精確量度的海圖、可查每天星相的天文曆,與航行幾個月誤差不超過幾分鐘的天文鐘三者共用才能準確測定船位,這不僅是科技,更是建立航海日誌制度賦予全球航船測繪通報義務所產生的結果,這是中國所缺乏的。

有人把鴉片戰爭中方慘敗歸責於英軍擁有鐵甲蒸汽輪船,這是把複雜問題簡單化,給自己偷懶找的遁詞。由於當時蒸汽輪船尚不成熟,英軍皇家海軍的主力仍是風帆戰艦,只有英國東印度公司提供了4艘蒸汽輪船,而且多半用於運輸後勤。但就如前述,即使是風帆戰艦,皇家海軍的技術實力也超越清軍不止兩個世代。這種觀念到了西化運動開始仍然以為有了輪船就萬事OK,殊不知風帆訓練不紮實的水手,就算「駕新時代之戰艦」,仍然是不堪一擊。甲申與甲午之役就是明證。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