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
新大陸農產品
美洲新大陸因為與舊大陸大洋隔絕,透過各自獨立的演化系統產生許多不同的動植物種,當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後,這些農產品進入舊世界所產生的影響可不僅是新奇,還徹底地改變了舊世界的歷史。

原產地新大陸來到舊大陸的農產品有: 千穗谷、酪梨、四季豆、黑莓、柿子椒、藍莓、腰果、芡歐鼠尾草、樹膠(採自熱帶美洲產的人心果樹上的樹膠,為製口香糖的原料)、番荔枝、辣椒、酸果蔓、古柯、可可豆、番石榴、越橘莓、豆薯根、玉蜀黍、木薯、木瓜、花生、長山核桃、鳳梨、馬鈴薯、藜麥、橡膠、南瓜、草莓、向日葵、番薯、菸草、番茄、香草、夏南瓜、刺果番荔枝、百香果、火龍果、佛手瓜、嘉寶果、巴西龍眼、(註1) 可以發現在沒有新大陸的農產品之前,舊世界的飲食是多麼的單調。

這些新世界的農產品當中有許多是高產作物,譬如馬鈴薯(洋芋)、番薯(甜薯)、玉米(玉蜀黍)等,它們容易種植,不須太多勞力照顧,任何地形都可以生長,產量又大,營養與熱量高,很容易填飽肚子。當這些農產品進入舊世界後所產生的影響第一就是原來不能種作物的山坡地都被開墾來種植,第二是糧食不足的緊箍咒被解除後,人口就開始大量成長,這是明代中葉後中國人口能突破一億的關鍵原因(譬如唐代在黃巢之亂後全中國人口只有八百萬)。

但問題隨之而來,山坡地的濫墾造成環境災害,增加土石流與洪水的機率,而糧食過度依賴單一或少數物種,一旦發生病蟲害減產就無法分散風險,而人口大量增加後一旦糧食減產不足時就會發生飢荒,飢荒的流民就是叛亂的溫床,是動搖帝國統治基礎的最大隱患。明末由於全球進入小冰河期,糧食大量減產,這是李自成起家的背景,明帝國的一億多人不但不是人口紅利,還是無法承受的重擔,就被壓垮了,崇禎皇帝不是無能,是倒楣讓他碰上了,換做別人大概也沒有辦法。歐洲也有發生過類似問題,十九世紀中葉歐洲馬鈴薯因病蟲害減產造成大饑荒,活不下去的人紛紛遷徙到新大陸謀生,甘迺迪家族就是這麼從愛爾蘭移民到美國的。

新大陸農產品是如何進入中國的有好幾種說法,一說是先傳到菲律賓然後被華人帶回福建,現在福州長樂還有「甘藷之父」陳振龍的紀念館,但另有說法是經由西班牙人帶到台灣,才由華人帶回大陸。這些說法都是因為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所以認為美洲農產品只有透過西班牙人在亞洲的殖民地菲律賓傳入中國一種可能。但我們不能忽略葡萄牙人,打開地圖可以發現葡萄牙在南美洲唯一的殖民地巴西是往東嵌入大西洋極深,接近非洲西岸的,葡萄牙船隻出航南下遶行好望角前,絕大部分會先在巴西靠岸補給,這時裝上美洲農產品非常合理。之後一路向東來到果阿、麻六甲與澳門,新大農產品由此進入中國。

這一條航線是葡萄牙人最主要的貿易航路,所以船隻多運載量大,影響也大。西班牙人的太平洋航線一年只有兩艘Galleon的配額,要裝載的運補物品那麼多,沒有甚麼空間可以搭載美洲農產品,影響自然小。我們從中國的飲食習慣受新大陸農產品的影響也可以發現,為甚麼四川與西南地區普遍嗜吃辣椒而不是東南閩粵地區? 這可能因為辣椒經由茶馬古道從印緬進入中國內陸所造成。其次中國第一個白酒(蒸餾酒)出現在四川瀘洲,也印證了海洋的影響不一定是透過粵閩浙沿海的單一途徑,雲南與泰緬自古以來的對外聯通的管道也是不可忽視的。

台灣常用番薯與芋頭來區分「本省人」與「外省人」,弔詭的是番薯才是外來種,反倒是芋頭是道道地地的本地種。

(註1) 〈哥倫布大交換〉,《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zh-tw/哥倫布大交換, 最後瀏覽: 2024/0120)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
﹑ 縣 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