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3-008 )
擊沉英船Oldhamia號疑案
1905年日俄戰爭到了決定性的階段,為解旅順太平洋艦隊之圍,沙皇派出波羅的海艦隊繞道非洲南端好望角萬里迢迢前來遠東,5月27日在對馬海峽與東鄉平八郎率領的日本聯合艦隊遭遇發生大海戰, 帝俄艦隊幾乎被全殲,日本從此崛起成為世界強權。這一場震驚世界的大海戰有個小插曲發生在台灣,而且驚動好幾個國家。

藏在北京故宮,光緒三十一年四月二十八日的電旨〈奉旨俄軍在台灣之南擊沉英船〉,這是根據路透社電向皇帝呈報的日俄戰爭戰情。文中稱﹕「得有消息云本月二十號俄人曾在臺灣之南擊沉英國商船一艘。」(註1) 這是何等驚人的消息?又跟台灣有關,非得搞清楚不可。首先要把時間順序排列清楚,光緒三十一年四月二十日是西元1905年5月23日,距離對馬海戰還有3天,四月二十八日則是陽曆的5月31日, 是海戰的後4天,所以光緒看到的電文還是相當及時的。其次當時台灣已經是日本統治範圍,所以這可以看做是清政府對日俄戰爭的情報收集。

根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在1905年6月5日從汕頭發出的通信稿稱,英國籍的汽船SS Oldhamia號從紐約載運煤油到日本,在通過巴士海峽時被俄國波羅的海艦隊發現下令停止接受檢查, SS Oldhamia文件的目的地是香港,但她的船位令人懷疑,又從貨艙起出大批煤油到甲板上。這些結果報告給了艦隊司令羅傑斯特文斯基(Zinovi Rojdestvensky)海軍中將, 司令決定將 29名船員轉移到輔助巡洋艦「第聶伯河號」(Dnieper),然後派了一些苦力為SS Oldhamia號補充了一些燃煤,因為司令想要把SS Oldhamia帶到海參崴,但是發現她的速度只有9節半, 會拖累全部艦隊,於是司令打算把她就地弄沉,這就是俄艦擊沉英國商船說法的由來。(註2)

之後「第聶伯河號」可能脫離本隊,她沿著中國海岸與呂宋島來到一個叫Chelang Point的地方(可能是基隆),遇到太古洋行的輪船「宜昌號」(SS Ichang),「第聶伯河號」的艦長希望把英國俘虜交給他們帶回, 卻被「宜昌號」的船長拒絕,還好附近還有一艘怡和洋行代理INDO-CHINA STEAM NAVIGATION CO. LTD 公司的「威陞輪」(SS Waishing),俄國艦長以人道理由說服了對方,終於可以將英國俘虜送上「威陞輪」帶走。 這時一件有趣的事情被記錄下來,當雙方在海上轉運俘虜時,英國人告訴俄國人他們已經戰敗了,俄國人不信,宣稱他們的艦隊威力強大,只要以區區三艘魚雷艇就可以殲滅全部日本艦隊。 不過英國人觀察到「第聶伯河號」裝有馬可尼無線電報設備,他們可能已經獲得信息,只是不願意承認而已。

不過「威陞輪」帶回的並非全部俘虜,根據日本官方公文書資料,發現包括船長等4個人被俄國人移轉到醫院船Orel號上,這艘醫院船在5月29日被日軍俘虜,押到佐世保基地, 這些英國人向日本人表明身分卻不被接受,還將他們與俄國俘虜關押在一起並派武裝士兵看守,直到6月6日被釋放交給英國領事館。英國領事在6月14日的回信雖然表達感謝但也不無微詞, 所以又引起佐世保鎮守府參謀長長篇大論的解釋,稱是為了調查的需要而留置,絕無輕忽接待不周的情事,反譏英國人是危言聳聽「倨傲尊大」。(註3) 不過以當時日本與英國的同盟關係, 這種小矛盾不會任其擴散影響大局,迅速就會被外交手段所化解。我們發現外相小村壽太郎與海相山本權兵衛為這件事有很多密函來往,這些恐怕都不是佐世保鎮守府這種階層能夠與聞的。

那麼SS Oldhamia有沒有在台灣南部被羅傑斯特文斯基弄沉呢?似乎沒有。根據南華早報後續的報導,俄國人認為SS Oldhamia的文件有問題,因為她的目的地是香港,但航向不對,船長解釋是要去門司加煤, 俄國人不滿意他的說詞,派了幾名預備役軍官上船接管導航,讓她隨著艦隊前行,到了19日夜晚又將SS Oldhamia的官員轉移到醫院船Orel號上,水手則在20日轉到輔助巡洋艦Dnieper上。 SS Oldhamia補充了煤碳之後在巡洋艦Kuban號和Terek號的護航下,脫離本隊直接向海參崴北駛。(註4)

這篇報導基本符合上列各種文獻的說法,那麼後來呢?由於官方文書或是媒體都只能提供當時的片段資訊,無法看出事件的全貌,幸好SS Oldhamia的船長Alexander Stuart在1913年寫了一篇報告, 說明了整個事件的詳細過程,茲補充如下﹕SS Oldhamia號於1904年9月從英國的加的夫(Cardiff)出發,抵達紐約後大多數船員都開小差,所以補充了一些新船員達到32名,裝載紐約標準石油公司149,462箱﹑ 價值123,133美元的煤油於 1905年3月13日從紐約起航前往香港。

5月18日晚1045左右在南中國海呂宋海峽巴丹群島西面約125英里處被俄艦Oleg號發射的一枚空包彈所阻止,俄艦員搭艇登船臨檢,對於發貨單不滿意,又聽船員稱艙底有槍械,於是本船被扣押。 之後29名船員被轉移到Oleg號(應為Dnieper號),幾天後船長與輪機長William Stuart及一名廚師﹑一名僕人被帶上醫院船Oleg號跟隨龐大的艦隊前進。他們在俄艦上受到很好的待遇, 但在5月27日遇上日本聯合艦隊爆發5個鐘頭的大海戰,在砲彈橫飛的情況下四個人被趕到艙底躲藏。

俄國艦隊戰敗後俘虜都被轉移到「滿州丸」(被日軍俘虜的前俄國汽船SS Manchuria)送往佐世保監禁,由於日本人懷疑他們直到6月5日才被釋放抵達長崎。至於另外29名船員在大副Ison的帶領下被送上輔助巡洋艦 Dnieper號(前SS Peterburg)離開艦隊在中國海岸與呂宋島之間航行了幾天,6月4日在Chelang Point遇上「宜昌輪」(SS Ichang)要求對方收容應英國俘虜被拒絕,轉而向附近的「威陞輪」(SS Waishing) 以人道的理由請求最後被接納,29名英國船員在25日於汕頭登岸,在那兒停留了一個多月,由於沒有工資亦乏接濟無法生活,最後只能自行尋求以上船打工的方式回到英國。

至於SS Oldhamia 號則在俄國海軍軍官Andrew Tregouboff少尉率領的武裝艦員駕駛下往北方前進希望抵達海參崴,1905年5月20日由於濃霧在擇捉島擱淺,因無法獲得任何援助又擔心日本人聞訊前來, Andrew Tregouboff將船員和補給品移往岸上在5月22日放火燒毀了船,不久之後Andrew Tregouboff被日軍俘虜直到1906年6月12日才從日本遣返,這時人們才知道SS Oldhamia 的下場。接著開始進行訴訟程序, 船東要求賠償船舶損失,標準石油公司要求賠償貨物損失,船長和船員則單獨索賠個人財物損失,關鍵在於SS Oldhamia作為戰利品是否合法?更上一層的爭議焦點是照明用的煤油是否違禁品? 美國標準石油公司也去函美國國務院要求解釋,因為美國是當時油品最大的出口國,燃料油與潤滑油已經因戰爭被禁止外銷,如果煤油再被限制那將造成重大損失,問題是油品並不那麼容易區分。

繫爭問題主要有以下三點﹕SS Oldhamia為何關燈航行?俄方認為這是他們臨檢的理由,英方則稱是為了「準確防止發生的事情」,而不是出於任何與戰爭有關的原因。其次該船的證件既沒有顯示輪船航向的租船合同, 也沒有出示提單,而是出示了從香港返回巴達維亞的租船合同,但當時輪船已經離開了香港很遠的距離,正朝著日本的方向前進。第三是船員自稱貨物下面藏有槍支,雖然經搜查的確沒有發現有槍支的跡象, 但煤油則被認為是戰爭違禁品,託運人和船東則堅稱這是為了照明目的而不是用於軍事用途。綜觀上述顯然英方的論點很薄弱,所以審理的利鮑法庭(The Libau Prize Court)同意SS Oldhamia可以作為俄國的戰利品 而駁回了曼徹斯特和索爾福德輪船公司對船舶損失的索賠及標準石油公司對損毀貨物價值的索賠。敗訴方不服提起上訴,但兩年後最高法院再度確認判決,不過英國外交部反對,要求提交仲裁, 但直到Alexander Stuart在1913年6月寫下本文的時候仍然沒有結果。(註5)

SS Oldhamia是一艘英國籍的通用貨輪,由英國的Furness, Withy & Co Ltd., Middleton船廠建造,於1904年3月3日下水,4月完工,Call Sign是VQHC。她的排水量是3,639總噸﹑淨重2,347噸,長352.5呎﹑ 寬48.9呎﹑深24.9呎,動力系統為英國Richardsons, Westgarth & Co. Ltd.的3汽缸三段膨脹式蒸氣主機,公稱馬力292匹,單軸單槳,速率12節(這是出廠公試的速率,根據上述文獻該輪被俘時速率只剩下9節半)。 船東為曼徹斯特的Manchester & Salford S.S. Co. Ltd. (Sivewright, Bacon & Company), Manchester ,船主是Mr. Brierley, stipendiary。至於俘虜SS Oldhamia的俄國的醫院船Oleg 則是約在1900年建造, 被俘虜後交給東京汽船會社(Tokyo Kisen Kaisha)改名 「楠保丸」(Kusuho Maru)營運。由於俄國艦隊中還有一艘同名的巡洋艦,所以兩者常被混淆。

SS Oldhamia事件雖然英俄各說各話,但筆者認為英國船有貓膩是比較有可能的,因為光是在戰時載著滿船的煤油想要溜進日本的港口,本身就讓人產生很大的想像空間,而且文件還作假,顯然有預謀, 船位與目的地矛盾被俄國人質疑才編出要到門司加煤的理由,廈門或基隆都能加為何偏偏要到門司?戰時的門司港是日本對前線補給的重要基地,沒有事先默契豈能臨時起意進入?而且我們從以上的文獻可以發現, 英俄雙方對於SS Oldhamia被臨檢時船位的說法是有出入的,俄國人聲稱離香港很遠而是朝向日本前進,船隻若仍在南海尚未進入台灣海峽,俄國人如何認定她是朝向日本?所以有些文獻提到台灣附近不是沒有理由, 但SS Oldhamia被焚毀於擇捉島則是確認的事實,所以SS Oldhamia不可能成為台灣的水下化資產,但就航海史的角度卻有相當的重要性,所以亦將本案例列入。

(圖說) 英國汽船SS Oldhamia被俄國波羅的海艦隊醫院船Oleg號發砲截停臨檢,Oreg號之後又被日軍俘虜,造成英國籍船員兩次被俘的經驗。

(註1) 陳雲林總主編,〈電旨,奉旨俄軍在台灣之南擊沉英船,光緒三十一年四月二十八日〉《明清宮藏台灣檔案匯編第二百三十冊》(北京市:九州出版社)
(註2) SEIZED BY RUSSIANS, Story of the "Oldhamia". The Straits Times, 17 June 1905, Page 7
(註3) 「明治37 8年 戦時書類 巻69(9)」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9020119500、明治37~38年 戦時書類 巻69 露国病院アリヨール カストロマー関係書類 38年~~39年 明治37~38(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註4) THE "OLDHAMIA." In the hands of Russians, The Straits Times, 21 June 1905, Page 7
(註5) Alexander Stuart, The Loss of the Steamship Oldhamia, Hartlepool History Then & Now, (https://www.hhtandn.org/notes/807/the-loss-of-the-steamship-oldhamia, 最後瀏覽: 2022/1029)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