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1-037.1)
拔鬼仔陣亡
拔鬼仔是漢人對荷蘭東印度公司駐台最高軍事長官Thomas Pedel少校的中文譯名。Thomas Pedel士兵行伍出身,身經百戰,在台灣駐防多年,無役不與,包括公雨西班牙人的聖薩爾瓦多城爭奪戰與彌平郭懷一叛變等等,有相當能力,也讓長官揆一對他十分有信心

國姓爺的艦隊由鹿耳門進入台江內海後不久部隊就零星出現在北線尾,可能對大員航道造成威脅,揆一下令Thomas Pedel率領熱蘭遮城內最精銳的250名火槍兵登陸北線尾清剿,並由Hector與'S Gravelande等艦掩護。起先Thomas Pedel還有些輕敵,以為槍砲一發對手就會像郭懷一事件時一樣立即鳥獸散,不料當他們登陸翻越沙丘看到後面卻是多達4,000名鄭軍鐵甲人部隊的列陣。

這批由陳澤率領的鐵甲軍人數超過Thomas Pedel的20倍,又身披重甲,而且也裝備有火槍與小炮,海面還有50艘船隻支援,而且鄭軍在荷軍火槍發射時不但沒有鳥獸散,據荷軍描述還視若無睹如瘋狗般衝殺而來,鄭軍還有大量的弓箭手讓矢如雨下。Thomas Pedel起先還能維持防線,不料陳澤又派了700名部隊涉水由後方包圍,荷軍陣腳大亂,Thomas Pedel戰死,其餘士兵群龍無首最後全部被殲滅在島上,總共有118名荷軍陣亡。除了陸戰失利,水面的戰鬥也因旗艦Hector號的爆炸沉沒損失慘重,從此揆一只能退據熱蘭遮城等待巴達維亞的援兵而形成被動的局面。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