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
廣源輪案
「廣源輪案」發生於1937年7月30日,三藩市的中國總領事館接到美國金山通用輪船公司(General Steamship Corporation)代表 中國煙臺的永源輪船公司申請為其剛自美國航商蘇登克裡相森公司(Sudden & Christen Son)購得一艘排水量2,244噸,原名”Edna Christensen”,現改名「廣源輪」(SS Kwang Yuan)的貨船發給中國船籍證書。

雖然船東提出中國交通部發給的檔,但經總領事館多方調查後發現,該輪的船長、大副及輪機長等高級船員全都是日本人且已經上船接收,其餘船員廿多人則為華籍正在美國移民局看守尚未登輪,而船上裝有廢鐵二千餘噸,計畫先開往大阪再赴煙臺。由於當時 中日之間已爆發戰爭,這一批廢鐵顯然是要製造軍火送往中國戰場,總領事館甚至懷疑永源輪船公司根本就是漢奸代表日本人出面設立,總領事黃朝琴在向南京外交部請示之後,決定不予發給船籍證書,如此該輪就無法離開三藩市港。

永源輪船公司發現無法取得中國的船籍證書後暗中將船轉售予英國航商意圖申請英國的船籍證書,黃朝琴發現之後將錯就錯,根據原先永源公司送交的申請文件立刻核發船籍證書,確立其為中國籍,但卻又通知美國海關領事館將「暫時保管」該證書,於是「廣源輪」仍然不得出港。

到了1938年初該輪仍無法離境,心急如焚的船長河野吉助多次藉開船入塢修理或測試羅盤的理由升火移動船位,為防該輪脫逃, 總領事館發動華人蝦寮工會輪流派船監視,同時通知三藩市港的美國緝私艦注意,聲稱該輪若無船籍證書開離,按國際法即應視同海盜予以拿捕或擊沉。

如此拖了半年仍無法離境,之後日本人又想出辦法將該輪轉售予大阪船舶株式會社的小穀杢之助,由日本駐三藩市總領事館發出日本的船籍證書,向美國海關要求放行,中國總領事館則聲明船籍證書尚在本館手中,該輪豈可能轉售?於是船籍證書竟鬧雙包。中方同時向美國航政司要求展延該輪出港日期以澄清到底那一份證書有效,獲得美方同意。

到了1938年4月,輪船上的華籍船員與日人幹部發生衝突及鬥毆,船長於是聲明開除全部船員,立即遣送回日本。中國總領事館則幫助船員爭取要求發清全部薪水,而且遣返不得經過日本必須直達香港以免受到迫害,談判期間由黃朝琴向美方擔保船員仍住船上。

在這段期間內雙方各自都有動作,日方新船主小谷向美國聯邦法院提出告訴,聲稱船員叛變要求美國警方依法登輪拘捕,並將該輪船交還船主。中方則根據中華民國政府已頒佈的軍事徵用令於1928年4月27日宣佈該輪被沒收徵用,由駐美大使王正廷通知美國務院各部,並派華籍二副趙子明為船長。

由於被征軍用即成為公船脫離地方政府管轄,從此日方向美國三藩市地方法院及美國聯邦法院控告的民刑事各案都喪失了依據。因為中國公船依國際法是領土的延伸,船上的糾紛是屬於中國領事許可權,美國法院無權干預。雖然船上的廢鐵被法院判決屬於日本橫濱正金銀行,但因輪船本身屬於中方,日本無法上船提貨,這是本案最妙的地方。

日本橫濱正金銀行曾委由J.F.Reslenre律師代表向美國聯邦地方法院北加州分院提起訴訟,要求法院下令中方將船上的2,100噸廢鐵在碼頭卸貨,由法官Harold Louderback審理。中國政府並不否認日本擁有廢鐵的物權,但卻不讓日人登船移走貨物,也反對美國法院有管轄權。雙方引經據典,過程精彩萬分,美國聯邦法院在1939年6月以該輪不屬其管轄範圍為由拒絕辦理,中方獲全勝,日本人既得不到船,也拿不到廢鐵,損失在25萬美元以上。

最後華籍船員除趙子明船長及王期福大俥留守廣源輪,以及舵工隨耀賢留總領事館為差役外,其餘海員17人由洛杉磯華僑支助 搭乘藍煙囪公司輪船經馬尼拉返回香港。廣源輪在經過4年的風吹雨打缺乏保養維護後已經是不堪使用,被領事館當做廢鐵變賣,所得交國民政府在重慶修建外交官舍。最後日本正金銀行還是取回了那2,100噸廢鐵,卻又碰上美國禁運不能運回日本,只好就地賣給美國的鋼鐵廠。

1937年發生於美國三藩市的「廣源輪案」是一場以輪船及船上裝載的廢鐵為標的,中國領事館與華僑聯合起來對付日本的鬥爭,過程高潮迭起,並且是美國法律訴訟案的經典之作 ,詳情請看文字的敘述。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