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3-001 )
廣丙艦沉沒
「廣丙」(Kohei)魚雷巡洋艦(獵艦)為福州船政局之第32號艦,於1891年4月11日完工下水,每艘造價20萬兩,姊妹艦為「廣乙」與「廣丁」(後改名「福靖」)。「廣丙」艦身長262.5呎、 寬30.5呎、深18.8呎、吃水13.5呎,排水量1,030噸。動力系統為三座鍋爐兩部往復式蒸汽主機、馬力2,400匹、雙軸推進、航速17節。此外「廣丙」有3支桅桿,具有帆裝可以駛帆。

「廣丙」裝備3門120mm克魯伯(德國Krupp)主砲(前方左右兩側耳台與後甲板中央各1門)、3磅(47mm)哈乞開斯(法國Hotchkiss)副砲4門、4支14吋魚雷發射管。「廣丙」為鐵肋鐵殼材質(法國進口), 並帶有1吋的穹甲。乘員110人,管帶為守備階。

「廣丙」的火砲裝備薄弱,重點是魚雷,使得它形同大號的魚雷艇,甲午戰前清廷官員尤其李鴻章特別迷信魚雷,「廣丙艦」就是那種思維下的產物。如同其他馬尾船政建造的軍艦一樣, 「廣丙」也帶有強烈的法國風格,原型參考法國軍艦的圖樣,並大量使用法國材料與武器。

有稱「廣丙」為「裝甲艦」是錯誤的,「廣丙」只有「穹甲」,也就是水平覆蓋主機艙的龜背型甲而不是「裝甲」,因為其餘船殼是完全沒有裝甲的,這是為了在成本、 重量與防護力之間找到平衡點的做法,這種軍艦專業的稱謂叫「防護巡洋艦」(Protected Cruiser)。大清帝國海軍除了「定遠」與「鎮遠」是裝甲艦外, 其餘巡洋艦絕大多數都是這種穹甲的「防護巡洋艦」。

1894年廣東海軍的「廣甲」、「廣乙」、「廣丙」三大艦由記名總兵余雄飛率領北上參加會操,「廣丙」當時管帶為程璧光,會操後仍留在北方正好碰上中日甲午戰爭,三艦皆參戰。 相較於從前廣東水師拒絕參與北方會操的態度,這回如此大方乃因兩廣總督李瀚章是李鴻章的長兄之故。甲午戰爭名為日清戰爭,實際上是日本傾舉國之力與李鴻章一人的戰爭, 其他地方督撫大多冷眼旁觀,唯一出手支援的廣東還是基於家族因素,可說完全是以中世紀的作戰方式應對已高度現代化的日軍,失敗是必然的。

三艦中「廣乙」最先毀於7月25日的豐島海戰,「廣甲」毀於黃海(大東溝)海戰時的擱淺,「廣丙」也參加了黃海海戰並有機會對日本旗艦「松島」發射魚雷但無法達成任務, 「廣丙」實際發射魚雷是在威海衛灣內擊沉重傷擱淺的「靖遠」號巡洋艦。1895年2月7日「廣丙」艦在威海衛隨其他北洋殘存各艦投降日軍,至此廣東北上三大艦皆損失。 當時還發生一件國際笑話,李瀚章請求日本人發還「廣丙艦」,理由是戰爭是日本與北洋打的,與廣東無關。

「廣丙」艦在威海衛投降後以原艦名加入日軍艦隊服役,因為接收台灣需要緊急進場整修鍋爐更換火管,同時由於彈藥供應問題將主砲改為日軍通用的120mm阿姆斯托朗(英國Armstrong)快砲, 列為巡洋艦等級南下參與日本接收臺灣與澎湖的艦隊。

1895年12月21日上午7時30分澎湖島司宮內盛高率領警部上妻隆行率巡察多人、守備隊長陸軍步兵大尉熊耳益藏、憲兵支部分隊長憲兵大尉米澤元子等與數名通譯等共 36 人搭乘「廣丙艦」 (艦長藤田幸右衛門少佐)從媽宮城順承門外第一棧橋出發前往八罩島追捕前澎湖廳總鎮署將校林廷楨等人。日本方面的資料稱林廷楨是「舊清國主計官」,(註1) 而且「軍用金一萬兩攜帶白汝島潛伏」,(註2)不過林廷楨是水師營守備,稱將校不為過,有沒有攜一萬兩則無實際證據。

當時澎湖海域風浪頗大,「廣丙艦」途中於1153時在倉島(八罩島將軍澳)誤觸海圖上未標明的暗礁,艦長下令倒俥卻導致大量海水湧入, 乘坐的人員在甲板上集合在艦長宣布棄船後搭乘艦上小艇離開,船上160人中有94人包括艦長在八罩島上岸, 29名在東嶼坪上岸,37名失蹤皆為艦上水兵, 最高階級為上等兵曹。當消息傳到媽宮港待命艦「海門」趕來救援時,「廣丙」早在1417時沉沒。(註3) 當年在澎湖及日本廣島均曾立有「廣丙艦遭難紀念碑」。

台灣的水下考古單位是於2010 年 7 月進行水下探勘後發現「廣丙艦」之遺址位置。2010 年 9 月 7 日、8 日、9 日及 10 月 24 日進行水下察探工作發現許多遺物。 其遺址範圍為南北 37米,東西 28 米,面積 1,036 平方米。(註4) 「廣丙艦」的遺物有許多金屬製品與陶瓷玻璃製品,時間橫跨清水師與日本海軍時代,由於「廣丙」是軍艦, 所以武器類最受矚目,可惜只撈到2枚「40mm」砲彈,這讓人起疑,「廣丙艦」小口徑火砲只有47mm,怎麼會有40mm的砲彈?應再作量度檢驗以確定之。

「廣丙艦」目前的出水遺物多為一些小的銅部件,但我認為最有價值的反而是那一根鐵肋,因為當年馬尾船政局建造「廣丙艦」時,鐵肋(當時稱為「鐵脅」)無法自製,只能從法國進口。 當時是從所謂「鐵脅木殼」(廣甲艦)到「鐵脅鐵殼」(廣乙、廣丙艦)的過渡期,這一根「鐵脅」在造艦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義,但卻很少人知道而被冷落在一旁。

關於「廣丙艦」的英文名稱要特別加以說明,「廣丙艦」的英文依國際慣例應稱”Kohei”,因為1895年投降移交後的「廣丙」已經是日本軍艦,雖然日人沿用原漢字艦名, 但發音實為日文,所以當時全球媒體出版品都是翻譯成”Kohei”(如果「廣丙」可以翻成“Guang Bing ,那麼「山藤丸」 就應該翻成”Shan Ten Wan”而非“Yamafuji Maru”了)。 就算在中國服役的年代,「廣丙艦」終其一生也未曾出現過“Guang Bing”這樣的艦名,因為她在廣東與北洋時代的英文名是”Kwan Ping”(粵語發音)。 船艦的英文名不弄正確,看到”Kohei”不知是「廣丙」,全世界的資料都將視而不見無法加以利用,研究工作必然受阻。



(註1) 日本政府官報第3764號,(內閣官報局,1896年01月18日),頁323。
(註2) 「軍艦廣丙號沈沒ノ件」(1896-01-03),〈明治二十八年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乙種永久保存第二十三卷警察及監獄〉,《臺灣總督府檔案.總督府公文類纂》,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典藏號:00000034003。
(註3) 同上。
(註4) 臧振華,《臺灣附近海域水下文化資產第二階段普查計畫(99-101 年)第三年度 (100 年)計畫》,頁 247-248。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