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1-019)
尼古拉一官
鄭芝龍是福建南安人,1621年當他17歲時,因為家鄉生活困難(一說與父親的小妾有染被逐出家門),奉父親之命帶著兩個弟弟到澳門投奔舅舅黃程。他在澳門學習與洋人做生意,為此學會了葡萄牙語,以及受洗成為天主教徒,並且目睹了荷蘭與英國聯軍進攻澳門的失敗。

「尼古拉」來自他在澳門受洗時的聖名「尼古拉斯·加斯巴德」(Nicholas Gaspard),「一官」是他的中文綽號(或表示大哥或長子,類似日本的太郎)。

他在澳門時認識了李旦,1623年跟著李旦的的船來到日本的平戶,在這兒他娶了平戶藩士田川七左衛門十七歲的女兒田川氏,不久懷孕於1624年7月14日在海邊的大石頭旁生下鄭森,也就是後來的鄭成功,在西方以「國姓爺」而聞名。

鄭成功出生的時候,鄭芝龍正奉李旦之命協助荷蘭人從澎湖遷往大員。鄭芝龍有語言天分,通曉閩南語、南京官話、日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而且可能還懂荷蘭語,據說他還彈得一手西班牙吉他,應該是頗有女人緣的。

很特別的是,在明末編年史《明季北略》一書當中說他長相俊俏,在船上扮演「男寵」的角色,與海盜同夥李旦、劉香佬、顏思齊關係特殊。其實在明末玩男寵是很普遍而且公開的行為。此外海盜船上沒有女性,也成為男寵產生的環境,所以強尼·戴普在電影「加勒比海盜」中娘娘腔的表演其實是有歷史依據的。

1625年5月,鄭芝龍離開荷蘭人到魍港投奔顏思齊,8月李旦去世,9月顏思齊病死,鄭芝龍接收了他們的勢力,為什麼鄭芝龍在1625年運氣這麼好,我們無法確定這是巧合。1628年鄭芝龍被福建巡撫熊文燦招安,帶領艦隊回到福建任職海防游擊,實際上仍是獨立自主的勢力。 鄭芝龍在被招安之前的1627年就擊敗俞大猷的兒子,福建副總兵俞諮皐率領的明軍,並且斬殺同夥許心素。

1630年料羅灣海戰又擊敗劉香佬及李旦的兒子李國助與荷蘭的聯軍,排除了各方競爭的勢力,建立鄭氏海商集團。這幅圖是意象式的畫法,將日本元素與西洋元素融為一體,表現鄭芝龍跨國海盜/海商的特質。

當時鄭芝龍是以發售保護令旗的方式獲利,只要買了保護令旗保證不搶,如果沒有買保護令旗被搶的機率很高,所以來往東洋的各國商船都只能乖乖交保護費。對於鄭芝龍來說,這樣比到海上搶劫成本低、效率高。根據當時的記載稱「每一舶例入三千金,歲入千萬計」(當時稱白銀一兩為一金,此處是指三千兩白銀),歲入千萬兩已經足以讓鄭芝龍富可敵國了。

1639年日本鎖國,只准唐船與荷蘭船進入,所謂唐船絕大部分是鄭芝龍的船,其數量是荷蘭船的七到十一倍。日本原來是荷蘭東印度公司最主要的市場,現在被鄭氏海商集團大幅超越到幾乎快等於壟斷了,如果鄭芝龍有心仿效荷蘭人的經營模式,他可以成立超越國家的華人版東印度公司,這也將是世界上最大的海商集團。

可是鄭芝龍卻在1646年12月投降清朝了,這讓很多人不解。其實鄭芝龍降清有不得不的考慮,因為海上艦隊要依賴陸地基地提供支援,當清軍佔領全大陸之後,失去母港的鄭氏集團可能被荷英葡西各國聯合滿清一同剿滅以瓜分他的地盤,所以鄭芝龍選擇與滿清合作以對抗西方勢力。

但他最大的失策是離開海洋上陸當寓公,這就如同魚離開水只能任人宰割。完全不懂海洋的滿清原來是想用他當人質要脅鄭成功歸順,當鄭成功不從時,就把鄭芝龍一家十一口全部送往菜市口斬首,可惜了一個原來有可能建立華人版東印度公司的奇才。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