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
太平輪沉沒事件
1949年元月27日(農曆除夕前一天)夜晚,中聯公司一艘向太平船務公司租用的「太平」號客貨輪載運中央銀行重要文件一千多箱、東南日報全套印刷設備與白報紙及資料100多噸、鋼材600噸共計2,093噸)由上海駛往基隆途中於晚間23時45分在舟山群島附近海域(位置: 北緯30°25‘ 、東經122°)與「建元」號貨輪(益祥輪船公司代理,無錫麵粉大王榮氏家族榮鴻元所擁有)相撞。「太平輪」的船艏切入「建元輪」腰部第二貨艙,載著2,700噸煤與木柴的「建元輪」立刻沉沒,只有三管輪和一名水手被「太平輪」救起,包括船長在內的72名船員都溺斃。大量進水的「太平」輪希望衝向附近沙灘擱淺以便減少傷亡,但不幸只撐了15分鐘鍋爐爆炸亦沉沒,船上有近一千人落水(有票乘客508人、無票者300多人、船員124名,數小後一艘澳大利亞驅逐艦HMAS Warramunga (D123)前來救起38人(包含6名船員),其餘包含船長乘客等千人全部溺凍而死。

「太平輪」上當時搭載了許多攜帶巨款財寶從上海開出逃往台灣的富商,出事後理賠金額龐大,當時輪船公司一般都會向英國的保險公司投保,但「太平」輪的保險卻是例外,因為股東之一蔡天鐸的一位朋友當時在上海新成立了一家華泰保險公司,蔡於是就把 「太平輪」的保險業務給了這家公司承保,不料「太平輪」一出事後這家保險公司立刻宣布倒閉潛逃,所有賠償都得由中聯輪船公司自己負責,最後負擔不起旗下所有的船隻都被查封於台灣高雄,中聯輪船公司於焉結束。

「太平輪」於1921年由紐約的Newburgh Shipyards Inc.船廠建造,排水量 2,489總噸,鋼質船身長91.8米、寬12.9米、深6.9米,動力系統為2台Vulcan Iron Work, Beverley公司的三段膨脹式蒸汽主機,功率492匹馬力,雙槳雙軸,速率12.5節。

「太平輪」原船名為SS Choluteca,最初的船東是位於紐澳良專門經營宏都拉斯水果種植與出口的古亞美水果公司(Cuyamel Fruit Co.,前身為經營航運的Hubbard-Zemurray汽船公司)。古亞美水果公司在1929年被聯合水果公司購併而將船籍轉入該公司轄下的汽船公司(United Fruit Steamship Service Co.)。1935年轉手位於宏都拉斯特拉的馬洋棄船公司(Mayan Steamship Co., Tela),船名仍維持不變。戰後的1946年售予中國的太平船物公司(China Pacific Shipping & Trading Co.),改名「太平輪」。

「建元輪」是一艘加拿大多倫多Polson Iron Works Co.船廠於1919年建造的一戰C級戰時標準貨輪,原名SS Thurston,排水量 2,160總噸,鋼質船身長76.5米、寬13.3米、深6.7米,動力系統為1台三段膨脹式蒸汽主機,功率1,250匹馬力,單槳單軸,速率10節。

「建元輪」的身世頗為複雜,最初由倫敦的戰時船薄控制部門管理,一戰後的1920年轉售給法國大西洋海運公司(Cie. Générale Transatlantique)。1929年轉售宇愛沙尼亞塔林的Kronstrom & Kowamees公司e93ua/6 SS Kotkas,1941年改名SS Farida。1946年轉賣給挪威奧斯陸的Rederi A/S Nidaros - Hansen Geo公司,改名SS Nidaros。1948年售予上海的益祥輪船公司,改名「建元輪」。

「太平輪事件」後,1951年在基隆港東岸海灘豎立一座由于右任題字的「太平輪遇難旅客紀念碑」,之後由於該處填海造陸建立營區紀念被劃入管制區,直到2018年才修改圍牆讓出一角成立迷你型紀念園區,之後基隆市政府與軍方協調互換土地與代建營房,終於讓紀念碑周遭空間完全開放。目前每年紀念日都在紀念碑前舉行,但紀念碑畢竟不是事件本身,不應把紀念碑當成紀念的對象,展示事件的歷史、船隻與人物才能產生緬懷與紀念的功能,建議應整合法國公墓並利用原公車處建築整修納入成為「清法戰爭」與「太平輪事件」的複合式紀念館。

「太平輪」沉沒時海面飄有許多珠寶、佛像及私人財物,沉沒後的船體亦曾經被民間破壞式打撈,現在官方的舟山博物館有保存一些「太平輪」的銀行債券與部份文物,民間亦有私下販賣流通,唯真假難辨。

「太平輪」留世的資料很少(只有一張上海檔案管的手繪線稿),照片更是難得一見(有一張於高雄港搭載孫立人新軍的照片,尚請擁有者提供)。吳宇森2014年導演電影「太平輪」,片中卻引用錯誤的澳洲東方公司同名的「太平輪」(排水量4,000多噸),而且將每一層甲板的高度比照陸地建築,造成船型過度巨大而失真。「太平輪」雖然沉沒的地點不能算是台灣海域,但因為與台灣關係密切,而且預定抵達的港口是基隆,所以也列入。

「太平輪事件」依一般人想像應該比較屬於「外省人」的歷史,但「太平輪事件」開始被重視,並每年舉辦紀念活動,甚至後來拆遷營房讓紀念碑空間開放,卻是民進黨文化部長鄭麗君的決定,這不免讓人跌破眼鏡。民進黨對於「太平輪事件」論述的角度是:「1949年有一群人選擇了自由民主,可惜因為這場船難,他們永遠無法抵達目的,今天我們不應讓人民再被迫在極權與民主之間做選擇。」這是多麼有力量的論述,反觀國民黨從來不重視,沒有任何論述,把這個本來屬於自己的話語權拱手讓人。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