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2-074 )
大東溝海戰
「甲午海戰」是華人對於1894到1895年之間中日爆發幾次與海軍有關戰鬥的統稱,事實上它包括三個階段,第一是1894年7月25日的「豐島海戰」,這是一場遭遇戰,造成中方「操江」艦被俘虜,「廣乙」艦被擊傷擱淺損毀,軍租的「高陞」號運兵船被擊沉,只有「濟遠」艦單獨逃回,日軍無損失。

接著雙方做臨戰準備,於9月17日爆發了黃海大海戰,或稱大東溝海戰,西方稱之為鴨綠江口海戰(Naval Battle of Yalu River)。這場海戰是世界上第一次蒸氣鐵甲戰艦的大對決,在海軍史上很有里程碑意義。詳細戰鬥過程已經有許多出版品聯篇累牘,不再贅述,我們列舉幾個常見的論點來探討。

有人批評北洋艦隊橫隊的隊型錯誤,這是誤解,由於北洋的軍艦主砲多在前後,橫隊利於發揮全部火力,日方的軍艦舷側快砲較為新銳,且航速較快,縱隊機動較為有利,所以在主隊之外單獨拉出第一游擊隊並採縱隊迂迴方式,雙方都是根據自己裝備的優劣勢做出合理的安排,無所謂對錯,剩下的就是訓練、士氣、指揮官素質、裝備維護,甚至是運氣的問題了。但事實的結果是黃海海戰日方雖有損傷,但未沉一艦,北洋則沉沒損失「致遠」、 「經遠」、 「超勇」、「揚威」 、「廣甲」五艦,士氣大受影響,之後龜縮在威海衛灣內保船,不再主動出擊與此役造成的心理影響有很大關係。

這與英、德兩國海軍在一次大戰的情況類似,兩國在日德蘭海戰雙方互有損失打成平手,但德國海軍從此在英國皇家海軍面前完全喪失自信,雖然公海艦隊主力仍在,從此龜縮在港內不敢主動出擊,戰爭末期被要求出海進行最後一搏,竟抗命還發生基爾港水兵叛變導致德皇下台。這讓希特勒在二戰時期對德國水面艦艇的戰力不再具有信心,把大部份資源用來發展潛艇。

黃海海戰後日軍攻陷北洋艦隊的母港旅順,喪失旅順大塢使得「定遠」、 「鎮遠」兩艦無法維修,戰力大受影響。從此開始甲午海戰的第三階段,北洋各艦移往威海衛灣以劉公島為基地,丁汝昌奉李鴻章命以「保船」為先,從此未再主動出擊。反觀日軍則是封鎖出海口並不斷以魚雷艇突入灣內偷襲,獲得不少戰果,最重要的是陸上砲台被日本陸軍攻下,將砲口轉向轟擊灣內的北洋艦隊,終於造成決定性的後果,1895年2月17日全軍投降,「鎮遠」、 「平遠」、 「濟遠」 、「廣丙」、以及六艘「鎮」字號蚊子船, 「福龍」等魚雷艇等全被日軍俘虜,只有一艘練習艦「康濟」被釋放,載著北洋遣散官兵及丁汝昌等自裁高階軍官的棺木離開威海衛 。

我們發現北洋艦隊未必是敗於海戰,反而是敗於陸戰,無論是在旅順或是威海衛,是清朝陸軍的差勁不但不能盡到保護基地的職責,還總是成為譁變的領頭者,甚至讓鉅額投資的海岸砲台變成自己的絞刑索。所以討論甲午戰爭不能只討論北洋艦隊的海軍部份,更應連陸軍一起研究才會更透徹。

其次談到火炮裝備的問題,大型火炮在黃海海戰當中的確表現不佳,但這不是北洋艦隊單方面的問題,日本為了對付「定」、 「鎮」兩艦而開發的「三景艦」更是一無是處,原因是射速太慢,瞄準不易。此役大出風采的是快速砲,日軍戰前即從英國購進多門,其實所謂 「快」只是相對於當時笨重的前裝式大型火砲而言,射速還是很慢的,而且口徑多在4,7吋(120mm)以下,這就是黃海海戰中日艦對「定」、 「鎮」兩艦的厚實裝甲莫可奈何之處。如果二艦不是被李鴻章限縮在威海衛灣內坐以待斃而是出海遶行日本砲轟沿海各港埠城市,以當時的日本沒有一艘軍艦能對二艦產生威脅。只要二艦出海不知去向,無論是心理因素或是海運停擺,日本馬上就要經濟崩潰甚至發生社會動亂,事實上當時日本的財政已經因為戰爭而頻臨崩潰邊緣,可惜這個想像始終沒能成為現實。

儘管黃海海戰快速砲大出風頭,但戰後的日本仍然朝向巨艦重砲發展,在以後的兩次大戰中日本海軍把大艦隊運動與遠程砲戰精確瞄準的藝術發揮到淋漓盡致,甚至超越英美, 砲術長也成為海軍中的重要職務,人才輩出。反觀中國從此與巨艦重砲無緣,以後的中國海軍逐漸萎縮到成為類似水警,甚至儀式性質的角色,沒有巨艦重砲也就談不上磨練那些技巧了。

再來有人批評丁汝昌以陸軍背景來當海軍提督不專業,其實新興國家發展海軍初期由陸軍將領暫代高階指揮是常態,日本也是一樣。丁汝昌雖然中年轉業半路出家,但軍人素質還是不錯的,何況他手下的管帶大多是英國皇家海校留學,理論上海軍專業應該比只能進英國商船學校受訓的日本人高明才對。中日兩國真正最大的差異不在裝備甚至專業,而在於日本是以舉國之力,來與一個學校嚴格說甚至是一個班級(馬尾船政後學堂帝一期),加上李鴻章個人作戰。

我們常對光緒皇帝在甲午戰爭中所扮演的角色有過度的想像,事實上光緒是個憤青型的皇帝,決策亂無章法,開始不自量力狠話說盡,打敗仗了就什麼條件都可以談,只要不打到北京就可以了。中國不僅輸在戰場,更輸在政治、外交、經濟、工業、教育、國際法、新聞宣傳、…..各個方面,就算此役不敗,也會敗在其他地方,國運如此,李鴻章孤臣也難回天。

走筆到此就不能不談到常有人講因慈禧太后修頤和園挪用海軍經費,造成北洋艦隊數年未添購新船快砲造成海戰失利一事。慈禧太后是借用孳息,並未挪用本金,影響肯定是有的,但可能沒有後人想的那麼誇張。但不管什麼原因造成失敗,最後中國除割讓台灣外還賠償日本兩億三千萬兩白銀,日本從此有了充份的資本 振興實業建設聯合艦隊,成為世界三大海軍國之一,反觀中國從此陷入貧困落後不能自拔的慘境,海軍也自此 喪失地位,成為陸軍軍閥的附庸。

而清廷這筆兩億多兩的戰債都是向英德法俄等國銀行團借款償付的,最後總計本息高達六億兩。但總括清廷卅年來投資在 建設艦隊的全部經費也不過兩千萬兩,卅分之一而已。而戰前李鴻章因頤和園等工程挪用海軍款致不足更新裝備之數更僅不過 區區六百萬兩!一著之差,影響中日兩國命運至今,重讀這段歷史者怎能不浩嘆?

甲午之戰的另一個影響就是台灣的割讓,這個歷史遺留的問題直到今天都還沒有解決。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