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
地方會議
荷蘭人於1635年以武力征服周遭的原住民番社後,在與各部落訂定的麻豆協約中確立了荷蘭人為領主﹑原住民為臣屬,這種封建關係必須透過定期召開各番社部落代表參加的地方會議(Landdag)來確立,這是荷蘭人參考歐洲封建社會的概念移植到台灣。

荷蘭人在其統治時期成立了南路、北路、 卑南和淡水四大地方集會區,派任各部落村社長老,授予他們藤製的權杖象徵維持秩序的權力。各集會區每年召開一次地方會議,由各社長老向荷蘭長官宣示效忠,會中報告轄下部落情形,並布達政令。第一次的村社集會於1636年2月20日在新港社舉行,1641年改稱為地方會議,1642年公司勢力往北擴展,因此自1644至1659每年都在南北各舉行一場。

召開地方會議的目的是為了凸顯了荷蘭人的權威,所以很重視豪華的排場,通常以鳴槍放砲來歡迎長老並舉行盛大的宴會。雖然表面上長老是權力核心,但公司仍然會派政務官來協助司法判決與財務,這些政務官有時會由牧師擔任,所以大權實際仍然掌握在荷蘭人手中。

召開地方會議似乎是民主政治的概念,但實際上荷蘭人與原住民是封建領主與附庸的關係,為了這個關係各番社就有繳稅納貢﹑服勞役與協助作戰的義務。其次我們也不能將台灣各原住民族視為一個整體,他們的來源、血統、習俗各異,而且還常彼此出草馘首,荷蘭人雖然用地方議會統一管理各部落,但不表示就能讓彼此的岐異消除,甚至荷蘭人自己也利用各部落傳統的矛盾,裹脅這族攻打那族製造彼此的仇恨也就是所謂的「血稅」,以防止原住民聯合起來反叛荷蘭人。所以在荷蘭時代表面上對各番社有效統治,實際基礎甚為脆弱,只要荷蘭人一現弱勢譬如國姓爺大軍登陸,原來服從的部落就會立刻叛變,這時駐守社內的公司行政商務官員及牧師往往就成為犧牲品。

本圖表現地方會議中荷蘭東印度公司官員授以長老藤杖。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