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2-071 )
北洋艦隊訪長崎
1886年8月,李鴻章派丁汝昌率「定遠」、「鎮遠」等六艘軍艦訪問日本並晉見日皇,定、鎮兩艦的堅甲巨砲震撼了日本全國上下。據說當時的東京吳鎮守府參謀長東鄉平八郎大佐上艦 參觀後卻對旁人說此艦隊必不堪一擊,因為清朝水兵竟在堂堂主砲上晾曬衣褲,後來證明東鄉所見果然不假 。這就是著名的「定遠」艦「砲上晾褲」的故事,但近來亦被人考證稱是杜撰,因為北洋艦隊依照國際慣例固定時間在纜繩上統一晾曬衣物,各國海軍皆然。

北洋各艦訪日後續至海參威,回程時於8月9日至長崎入塢卻於15日爆發了「兵捕互鬥」的意外事件 。事情發生的緣由是1886年年7月北洋艦隊各艦在訪問海參崴後來到日本長崎港短暫停留,讓「定遠」與「鎮遠」等艦能夠進入長崎的船塢大修 ,在此期間中國上岸遊玩的水兵與日本警民發生兩次嚴重流血衝突。 衝突事件分為兩段,第一次衝突發生於1886年8月13日,中國水兵上岸購物與到酒館召妓,因言語不通或態度囂張與店家發生衝突,日警趕來處理又引發鬥毆,結果造成日警一人重傷,中國水兵一人輕傷。第一次衝突後日方曾要求限制水兵請假登陸,至周日下午北洋艦隊放假半天,當晚由於日警挑釁被毆,再度發生更大規模的鬥毆事件,時間長達3小時,日方民眾上千人參與。最後日方死亡2人,中方死亡5人,日方負傷人數為29名,中方負傷人數為45名。 次年2月中日雙方以互相撫恤對方傷亡為結案方式,由於雙方傷亡人數不同,所以日本支付清廷52500元,清廷支付日本15500元。對於本次事件清廷稱之為「長崎兵捕互鬥案」 ,日本則名曰「長崎暴動」或「長崎清國水兵暴行」。

「兵捕互鬥」事件最後雖然由中日雙方互相賠償對方死者了事,但 「定」、「鎮」兩艦卻因此被留置長崎船塢讓日人好好研究了幾個月,實在令人不得不懷疑日警的挑釁是否其 情報單位故意安排的。 因此這裡要談到「定遠」、「鎮遠」在長崎進塢大修的事。當年遠東地區能容納像「定遠」、「鎮遠」如此巨艦的船塢只有香港、長崎與後來完成的旅順大塢。所以當北洋艦隊從海參崴來到長崎時,丁汝昌就與朗威理商量,決定順便就在長崎讓「定」、「鎮」二艦進塢。這個決定就當時的狀況看似合理。

在發生「兵捕互鬥」事件後日人認為調查未完成前不應讓艦隊離開,這點在法律上也還算說得通,至於有人說日本人藉機爭取時間在船塢內把「定」、「鎮」二艦的底細摸個透,甚至認為「兵捕互鬥」事件根本就是為了要扣留兩艦預設的陰謀,則沒有發現有任何證據支持這種說法。還有後人說中日之間即將發生戰爭,根本就不應該讓「定」、「鎮」二艦在長崎進塢造成日人可趁之機,這是事後諸葛,因為當時離中日甲午之戰還有八年,如果真正已經頻臨戰爭邊緣,那麼連長崎都不會去訪問,遑論進塢。看起來在1886年時丁汝昌似乎沒有太多選擇,如果堅持要到香港進塢則要繞行一大圈,以當時的狀況他的確沒有理由捨近求遠。

這個論題主要是要凸顯船塢的重要性,如果沒有船塢的後勤保障,戰艦很快就會喪失戰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鎮遠」艦。在日軍攻陷旅順前夕北洋艦隊轉進威海衛,11月14日「鎮遠」艦在進港時因閃避浮標觸礁受損,雖經緊急以木板補漏暫時控制住狀況,但因旅順船塢於一週後即被日軍攻陷,本艦事實上已不可能進塢修復出海再戰,朝中的言官紛紛上奏稱其畏懼出戰所以故意把船撞壞,管帶林泰曾百口莫辯只好於次日夜服毒自殺。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