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1-012)
馬尼拉-阿卡普爾科加雷翁貿易航線
西班牙航海家對台灣的第一次接觸與開闢美洲到東亞航線有關。1565 年西班牙國王腓利二世派遣López de Legazpi (黎牙實比)與奧古斯丁會傳教士Andres de Urdaneta (烏爾達內塔)率領船隊從墨西哥出發跨越太平洋於1565年4月抵達菲律賓的宿霧島。López de Legazpi成為菲律賓首任總督,Andres de Urdaneta則率領船隊回程時搭上了黑潮經台灣、琉球、日本的北方航線得到順風,經過今天的美國加州海岸南下在10月回到了墨西哥。(註1)

Andres de Urdaneta因此行在航海史上留下篇章,但他並非第一個發現這條航線的西方人。幾乎就在同時的1656年1月,一艘僅有40噸的平底補給船(Patache)「San Lucas」(聖魯卡斯) 號在船長Alonso de Arellano (阿隆索・德・阿雷亞諾)與領航員Lope Martin (羅培・馬丁)的率領下從菲律賓出發,歷經109天的千辛萬苦找到美洲大陸,在8月9日抵達納維達港(Puerto Navidad)。(註2) 這並無損於Andres de Urdaneta的成就,因為他無法得知「San Lucas」號航行與抵達的訊息,對Andres de Urdaneta這仍然是趟未知的探索,但他率領的是真正建立起全球貿易循環的船隊,這才是關鍵。

Andres de Urdaneta船隊抵達的地點為Acapulco(阿卡普爾科,在今墨西哥境內),貨物下卸除了應付西班牙美洲殖民地的訂單外,剩下的透過騾子經陸路運往大西洋岸的哈拉帕(Jalapa),在那兒交換墨西哥的黃金白銀與歐洲來的貨物,並將來自亞洲的貨物交接最後在Veracruz (維拉庫茲)裝船運回西班牙,這條被稱為「馬尼拉-阿卡普爾科加雷翁船貿易」(Manila Acapulco Galleon Trade)的全球貿易循環航線於焉達成。由於從1519年麥哲倫環球航行以來西班牙船隻便不斷受到葡萄牙船隻的搶劫,要不就只能往西繞過好望角回國,無法回到美洲,現在這條向東航線被西班牙人掌握後,讓美洲的白銀能順利運來亞洲投入貿易戰,這個秘密西班牙人一直維持到1815年拿破崙入侵西班牙與墨西哥革命為止長達250年,在這個期間有40艘西班牙的加雷翁船因風暴或其他原因而損失。(註3)

葡萄牙人或荷蘭人未必不知道這條航路與海流的秘密,但知道了也沒有用,因為中美洲控制在西班牙人手裡,只有西班牙的商船可以停靠Acapulco,並利用陸路轉運到另一端的Veracruz登船,再循墨西哥灣、加勒比海經大西洋回到西班牙的Seville (賽維亞)。葡萄牙或荷蘭甚至後來英國人的船只能依照舊有的航線往西繞過好望角回歐洲,時間與成本都倍增,根本無法與西班牙競爭,而台灣就位在這條重要的航路上。 這幅圖表現Manila Acapulco Galleon Trade航線上的西班牙帆船正乘著黑潮通過台灣東海岸,繼續往北行駛到日本的北方才轉向東跨越太平洋,順著海流南下能很快的抵達墨西哥的Acapulco。 從地圖上看似乎繞了一大圈,但從地球儀上看其實比較短,因為麥卡托投影法讓地圖的南北兩端被拉扯放大而失真。這種所謂的「大圓航行法」今天從東亞飛美國的班機也都是循這條路線往北飛行的。

這就是雞籠會在十七世紀初被納入國際白銀貿易網絡之中的原因。不過Manila Acapulco Galleon Trade航線雖然經過台灣東岸,但不表示那些Galeón帆船一定會進入雞籠港停靠,因為距離出發的馬尼拉不遠, 除非緊急狀況,不會在中途停泊以節省時間與成本。(註5)

這艘航線上的船大多使用大型的Galeón,這是在葡萄牙人開發的克拉克船的基礎上改進,船體設計讓航行更有效率,能載更多的貨,而且建造成本更低。它們還能夠在菲律賓甲米地由漢人及馬來工人建造。(註4) Galeón亦被翻譯為「西班牙大帆船」,但這種稱謂不太科學,因為大小是相對的沒有標準,而且不是只有西班牙人有。還有人稱其為「傀儡王船」,這顯然是來自閩南語拼音。當年西班牙人接觸的華人大多是閩南漳州人沒錯,但並沒有任何文獻證明當時有這種稱謂,而且翻譯最忌漢字本身還帶有其他意思,像「傀儡王船」與「傀儡」或「王」皆毫無關係,如此稱謂徒增困擾。所以還是照西班牙文發音稱「加雷翁」比較中立。


(註1) 湯錦台,《大航海時代的台灣》(台北市:如果出版社,2011),頁63-66。
(註2) Guadalupe Fernández Morente,〈航行太平洋〉,收入於呂理政編,《帝國相接之處-西班牙時期台灣相關文獻及圖象論文集》,頁137-138。
(註3) 湯錦台,《大航海時代的台灣》(台北市:如果出版社,2011),頁63-66。
(註4)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239。
(註5) 同上,頁241。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