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全景畫廊
巴賽與凱達格蘭
根據日本人類學家伊能嘉矩的研究,北台灣的原住民「凱達格蘭族」(Ketagalan)於兩千年前渡海而來在Caquiuanuan附近的深澳(澳底)港上岸。語言學家李壬癸認為「凱達格蘭族」來台後分化成巴賽(Basay,或稱馬賽人)與雷朗幾個亞族。(註1) 巴賽人在400年前抵達淡水河、大台北地區,即雞籠和板橋的一些地區,形成了一個大巴賽體系,宜蘭則有多羅美遠巴賽人(Trobiawan Basay)定居。(註2)

雖然巴賽語在台灣北部與東部是流通的語言,但這並不表示他們有血緣關係,就像「南島語系」只是語言有關連性,血緣卻沒有關係。我們甚至不能說他們是「巴賽語系」,巴賽語可能是因應交易往來需要溝通而為大家所共同使用,但各部落仍然有自己的語言。而且語言是可以互相影響的,尤其像巴賽族這種航海貿易性格的族群,在西班牙佔領台灣北部的16年期間巴賽人很可能跟南洋尤其菲律賓人有直接的接觸和密集往來,在語言和文化可能有移借。(註3)

「凱達格蘭族」一詞是伊能嘉矩在1897年首度提出的,由於在西班牙與荷蘭統治時代所有文獻全未提及「凱達格蘭族」或「凱達格蘭語」,當時只有提到共通的語言是「巴賽語」,所以「凱達格蘭」可能是「日本的發明」。(註4) 既然如此,稱「基隆」的地名是來自「凱達格蘭」後面兩個音轉化的說法就是子虛烏有了。

比較合理的是根據早期閩南人對「雞籠」的發音,由西班牙人在1597年的羅留所繪的海圖就已經標記Keilang為「雞籠」、「淡水」為Tamchuy可資證明。(註5) 此外另一本約在1620年左右出版的《西班牙—華語辭典》(Arte de la Lengua Chio Chiu,此處所謂的華語是指閩南語中的漳州話)中「雞籠」則寫成Quey Lang。(註6) 由「雞籠」分別以漳、泉兩種發音出現在17世紀初的西班牙古籍,更足以證明其與閩南語的關係。 根據鮑曉鷗的《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書中對於巴賽人的文化特徵舉出六點如下:

(1)擁有共通的語言,(2)村莊都是孤立的海岸聚落,(3)村落間存在著親屬關係,(4)所建立的貿易網絡不僅藉海陸連結巴賽村落,也使巴賽得與其他的民族有所往來,(5)這不僅是貿易網路,也是交流溝通的網路,(6)沒有馘首習俗。(註7)

當時在淡水的原住民可能與更早的十三行文化有密切關係,根據劉益昌的研究,十三行的文化發展於二千至一千八百年前之間,其後逐步由淡水河口沿著海岸向東、向南發展。向東分布到北海岸,再轉向南方的宜蘭平原、奇萊平原北半部,從淡水向南則沿西海岸影響到桃園台地至大肚台地之間的海岸地帶。(註8) 根據十三行的出土文物也看得出該地居民擅長貿易,這於巴賽族的個性與分布狀況十分吻合。

但雞籠的巴賽人與淡水人仍有基本的不同。譬如雞籠人不耕種,只擔任工匠,淡水人則有耕種。(註9) 其中對於巴賽人的商業能力特別作了強調,尤其是在西班牙人與漢人、原住民之間的穿梭,譬如生產器物遠赴葛瑪蘭(蘭陽平原)或哆羅滿(花蓮立霧溪)與原住民換取稻米、黃金與鹿皮,再將它們賣給西班牙人換取白銀,再用白銀向大陸人購買絲製品與陶瓷。這就是「島際貿易」。(註10)

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具有「貨幣經濟」的概念,只是因為中國人需要銀而把它當成交易工具。雖然有「島際貿易」可是卻沒有市場導向,沒有積蓄概念,換取足夠米糧就停止工作,基本上還是自給自足之外的多餘利用,所以基隆與淡水確實有貿易的傳統,卻不足以讓他們發展成為較大的港市,兩地在十六、七世紀的崛起是來自於外部世界,而不是其本身發展的結果。(註11) 陳宗仁指出:「馬賽人之所以被認為有「商業性格」,並不是族群的本質,而是 在某種歷史過程中形成的特質;同樣的,馬賽人也不是天生的「商業中介者」,這類特質是在某些時空中出現,且在歷史的過程中被自我與他者共同形塑出來。」(註12)

雞籠在17世紀因為西班牙人的統治而成為北臺灣貿易的中心,後在荷蘭、明鄭時期因大環境改變而邊陲化,其交易系統也逐漸被唐人(即漢人)取代,最後消失。

圖為雞籠(今和平島)巴賽族的大型海蟒甲從八尺門水道出航,前往東海岸與其他原住民部落交易,背景為的島上巴賽族聚落的杆攔屋。

(註1) 李壬癸,《宜蘭縣南島民族與語言》(宜蘭縣:宜蘭縣縣史館,1999),頁40、164
(註2)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台北市:南天書局,2008),頁94。
(註3) 李壬癸,〈巴賽語的地位〉《語言暨語言學》,(台北市;中央研究院語言學研究所,2001),頁157。
(註4) 鮑曉鷗(Jose Eugenio Borao)著,Nakao Eki(那瓜)翻譯《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94-95。
(註5)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147。
(註6) 李毓中、陳宗仁等主編,Hokkien Spanish Historical Document Series : Arte de la Lengua Chio Chiu,(新竹市:國立清華大學出版社,2018)
(註7) 鮑曉鷗,《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 1626-1642,一項文藝復興時代的志業及其巴洛克的結局》,頁128。
(註8) 陳宗仁,《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頁33-34。
(註9) 同上,頁67-68。
(註10) 同上,頁38-39。
(註11) 同上,頁40-45。
(註12) 陳宗仁,《馬賽人的興衰- 17 世紀前的北台灣水域商業生活型態》(www.twcenter.org.tw/wp-content/uploads/2015/05/g02_14_02_02.pdf,最後瀏覽日2019.12.30),頁34。

[歷史全景畫廊總目錄]